4k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法师乔安 > 第119章 揭开谜底(Ⅲ)
    “哟嚯嚯~~~”

    考芮精似乎对这件集体施展“塑石术”创造出来的作品很满意,欢呼着环绕粗晶石球拍手跳舞。

    欢快地蹦跳了一阵儿,考芮精忽然又跑到石球跟前,双手抱住重达一吨的石球,试图将之举起。

    “这家伙疯了吗?”肖尔茨抓着络腮胡喃喃自语,“就凭他这小身板,怎么可能举起一吨重……呃?还真举起来了啊?!”

    眼睁睁看着小小的考芮精举起相当于自身体重20多倍的大石球,矮人兄弟禁不住露出活见鬼的表情,手一抖,扯下一撮胡须,痛得他呲牙咧嘴。

    乔安知道考芮精人小力气大,却没料到他的力气大到这般地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考芮精举着大石球,来回走了两圈,忽然将石球高高抛起,又双手接住。

    周围的岩精大多鼓掌欢呼,夸赞考芮精的神力。只有那个手持魔杖的岩精,不悦地冲考芮精叫嚷起来,还回头指向保险柜。

    考芮精将石球放在地上,耸肩摊手,悻悻地说出一串土族语。

    “他们在说什么?”呱摩多听不懂土族语,好奇的向乔安打听。

    “拿魔杖的岩精首领,提醒罗宾汉——就是那个考芮精——魔法警报很快就会摆脱压制,引来警卫,现在可不是胡闹取乐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带着赃物逃离仓库。”

    乔安指向镜中的考芮精,接着翻译他回答岩精首领的那段话。

    “罗宾汉正玩得开心,被喀拉卡——也就是岩精首领——教训了一通,很不痛快,抱怨说喀拉卡总是说些令人扫兴的话,相比放浪不羁的妖精,倒像一个古板的矮人。”

    克莱因和肖尔茨对视一眼,脸色都有些尴尬。

    虽然考芮精是以嘲讽的口吻提及矮人,不过话说回来,纪律严明的矮人显然比不分时间场合瞎胡闹的妖精更擅长团队协作。

    幸亏这个九人盗窃团伙当中还有一个比较靠谱的喀拉卡,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如果都像罗宾汉那么随性,乔安估计他们早就被仓库守卫逮住了。

    罗宾汉显然也清楚,在这个团队里并不是谁拳头大就能当老大,关键时刻还是得靠稳重的喀拉卡出谋划策,主持大局,最终还是接受了对方的规劝,埋头挖掘地洞。

    喀拉卡指挥其余七名族人,合力推动一吨粗晶塑成的大石球,就像蜣螂滚粪球那样,滚着石球进入罗宾汉挖掘的地道,转眼间就消失在画面之外,身后的地道则自动合拢,不留痕迹。

    乔安收起施法用具,带着众人来到最近一次遭窃的5号仓库。

    之前连续两次粗晶失窃,使灰鸟和保安团队意识到事态严重,在所有仓库里都安设了岗哨,外围则有卫队全天候巡逻。

    这一举措收到了成效。

    三天前的夜里,当考芮精罗宾汉、岩精喀拉卡及其同党故技重施,经由地底潜入5号仓库,刚一露面就被当时正在仓库中执勤的加鲁发现,第一时间发出警报,通知外面的同伴包围5号仓库。

    窃贼团伙听见刺耳的警报声,全都吓了一跳,本能的就往地里钻。

    加鲁觉察到他们有逃跑的企图,情急之下冲了过去,试图阻止窃贼溜走。

    可惜他低估了这群窃贼的实力,岩精首领喀拉卡率先冷静下来,招呼其他族人聚拢到自己身边,八名岩精联手施展“石化术”,将加鲁变成石像,而后又施展“石墙术”,平地创造出一道坚固的石壁封住大门,将闻讯赶来的保安堵在门外。

    在这之后,喀拉卡本想立刻带队撤退,却被素来大胆的考芮精罗宾汉阻止,对他说:“来都来了,反正卫兵暂时也闯不进来,不如抓紧时间把保险柜打开,省得白跑一趟。”

    喀拉卡还有些迟疑,罗宾汉接着劝他:“咱们只差最后一笔钱就能交足退赛赎金,如果今天空手回去,往后再想溜进来偷东西可就更难了!”

    “距离生存竞赛开幕日只剩一个星期,如果在此期间凑不够退赛赎金,只能被迫参加生存竞赛,那后果可比咱们都被仓库保安逮住更严重!”

    听罗宾汉这么一说,喀拉卡也变了脸色,赶紧亮出“敲击魔杖”,打开保险柜。

    然而柜子里空空荡荡,啥都没有!

    喀拉卡还不死心,挥舞魔杖将仓库里其余的保险柜一一打开,结果徒劳一场——所有柜子都是空的!

    望着空空的保险柜,岩精们全都傻了眼。

    罗宾汉也意识到上了当,气得暴跳,揪着头发大骂“人类真狡猾”!

    还是喀拉卡更沉稳,率先回过神来,安抚罗宾汉冷静下来,别管什么粗晶了,赶紧撤退!

    考芮精干生气也没辙,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掘开地洞,带领同伴遁地溜走,仓库中只剩可怜的加鲁,变成一尊满面怒容的石像。

    镜中画面迅速淡去,乔安结束“通晓传奇”的施法仪式,向同伴们复述加鲁解除石化之后提供的证词。

    “加鲁中了‘石化术’,但是被彻底石化之前还有短暂的意识,在此期间听见考芮精与岩精首领争吵,可惜他对土族语所知不多,只听出两人的名字是喀拉卡和罗宾汉。”

    “我们还以为窃贼是地底侏儒,直到此刻看过维达博士施法重现的案发现场,才发觉从一开始就搞错了调查的方向。”灰鸟苦笑道。

    “现在我们已经确定窃贼就是这群狡猾的妖精,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老沼蜍人望向乔安,“罗宾汉和喀拉卡争吵时频繁提到一个词,你给翻译成了‘生存竞赛’,这到底是个什么竞赛啊?妖精们话里话外还透露出不想参加这个竞赛,为此必须缴纳一笔退赛赎金,他们出不起这笔钱,所以才不得不冒险偷窃粗晶抵偿退赛赎金,我没理解错吧?”

    “‘生存竞赛’,还有‘退赛赎金’,就是从‘土族语’到‘通用语’的直译而已……坦率地讲,这两个词究竟指代什么,是否另有引申含义,我也搞不懂。”乔安眉头紧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