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368章 你要见本皇?!
    “神主,就是这一界。”

    莫青和金温,一左一右站在天风神主,莫青指向洪荒界所在。

    “嗯。”

    天风神主紫渊,看了眼洪荒界,娥眉微微皱了起来。

    一双凤目,扫过这周围的景象。

    赫然是能够看见,在这洪荒界之外,已经是不下三十股势力齐聚,更别说加上周围其余的界面,随意估算一番,也有几百道势力齐聚。

    而且这个数量,还在以极快的速度增长!

    “先前那一道力量,实在是过于强大,这些人恐怕都是心中惶恐担心,这才特意赶来,确定吉凶。”

    莫青在一旁,凝声说道。

    当看到紫渊皱眉的时候,这位天风上君可是吓得心里一个咯噔。

    别看自家老大是个女人,可是狠起来…能把你宰的妈妈都不认识。

    “依臣看来,就先前的那股力量波动,源始界肯定已经是化作了灰烬,绝对不可能存在。”

    金温这个时候出声说道。

    “让人时刻盯住,其他地域本帝管不着,可我天风神国的境内,绝不允许任何人乱来。”

    紫渊,声音冰漠。

    “是!”

    莫青和金温身子一怔,皆是躬身行礼。

    而接着,紫渊的目光,看向了洪荒界所在。

    “随本帝,入界。”

    话语落定,紫渊的身形,率先化作一道红色长虹,直奔洪荒界而去,其身后的莫青和金温,各自相视一眼,也都是跟了上去,另有大批的天风神卫,亦是纷纷跟上。

    这一支队伍进入洪荒界,引得其余的势力,无不是侧目望来。

    毕竟这些家伙,其实打心里都想入界去看看,可却是始终不前,归结就是一个字:怂。

    怂的不敢进去。

    现在看到有人带头了,一些家伙便是蠢蠢欲动了起来。

    在这洪荒界南面,已经观望了半个时辰之久,有着两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模样略显不尽人意,透着一股难言的委琐。

    “噢哟?!”

    “是天风的女帝紫渊。”

    “大哥,这不去不行啊,小弟可是记得,你盯这小妞已经很久了。”

    “走!”

    两道长虹,在天风一众之后,也是朝着洪荒疾驰而去。

    而在这之后。

    又是有着几股长虹,亦是朝着洪荒冲去。

    ——————

    洪荒,不周山。

    天帝殿。

    帝俊坐在帝座之上,听着殿中臣属来报,眉头微微皱着。

    对于洪荒外的那些家伙。

    当这些家伙出现的时候,帝俊就已经知道,虽然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来做什么的。

    但是帝俊也清楚一点。

    洪荒,刚刚在混沌世界立足。

    不宜交恶。

    只要这些来临者不乱来,洪荒自当给予其相应的礼节。

    “天銮殿,摆宴。”

    一声,淡淡出口。

    “是!”

    殿中诸臣,皆是躬身领命。

    “另。”

    帝俊又是一个字出口,诸臣在这个字出口的时候,都是一顿。

    不过…

    帝俊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只是看了眼敖玥,便是作罢:“散了吧。”

    摆了摆手,帝俊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原本是想要让敖战去请太一出宴,毕竟这些从各个界面而来的界主,实力都是造化境,他帝俊虽然是天庭之主,可…真要论起层次来。

    在这洪荒之内,只有太一才有那个资格主宴。

    不过转而想了想,帝俊还是放弃了。

    他比谁都清楚,此刻太一的心情,极为不好,并没有因为洪荒的安定而有什么心情开怀。

    敖冰灵不知所踪。

    东皇太一,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半个时辰之后。

    天銮殿。

    金碧辉煌的大殿,歌舞轻袅。

    然而…

    气氛,却是极为不佳。

    帝俊坐在这主位之上,眼眸扫过这殿中来者。

    包括最初的青羽神主呼延骸,一共有着六股势力,而老老实实吃饭喝酒的,也就只有这呼延骸和他的刁帽小弟了。

    毕竟…

    这可是挨过打,亲眼见过东皇神威的,哪里还敢造次。

    至于其他的…

    帝俊扫过左面,华服红裙的女子,是最让他感觉到不善的,这女子全程一脸冰漠,而且…在这女子身侧的莫青,他也并不陌生。

    而且,帝俊隐隐能够感觉到。

    这女子与其他五股势力,都不是很对付。

    就在这个时候,帝俊举起杯子敬酒,缓解下气氛。

    坐在右侧的两个八字胡中年人,其中一个此刻也是举起了杯子。

    不过…

    这杯子举到半空,却是没有送入嘴中喝酒。

    而是,微微一侧,将杯中美酒,一点一点倒在了玉案之上!

    这一刻!

    殿中参宴的十大妖神,还有敖玥,都是齐齐停止了身形,脸色皆是有着冷色出现。

    ‘砰’的一声。

    这中年人直接一脚踹在这玉案之上,直把这玉案踹飞。

    站起身来,一副牛气哄哄的架势。

    “呵呵,可笑,真是可笑!”

    “这一界的界主何在?!竟是让你这么一个区区的蝼蚁出来主宴,怎么?!是看不起我们兄弟?!”

    “告诉你们,老子与兄长,皆是造化二重之境!”

    “在这混沌第一道,去到哪个界面,哪个界面的界主不要亲自迎接?!”

    说罢,这中年人,抬手一抓。

    在他的手中,出现一柄血黑色的大砍刀!

    ‘锵!’

    这砍刀,往地上一杵,嗡嗡作响。

    “让你们界主滚出来!”

    “在老子面前耍架子,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兄弟二人的名号!”

    帝俊扫了眼这倒八胡子,那举起的杯子,依旧是淡淡收回,依旧是平静的喝酒,眼角扫了眼其余人,都是很平静。

    当然,除却那呼延骸之外。

    这货和他的小弟刁帽,在倒八胡子发飙的时候,都是眼神吓得直抽抽。

    自然不是被这倒八胡子吓得,而是…

    “你要见本皇?”

    “你,有何资格?”

    一道冰漠的声音,从这殿外,缓缓传入。

    原本还在喝酒的呼延骸,听到这声音的瞬间,猛的一个‘呛’,直接疯狂的咳嗽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原地站了起来,还有与他一起的刁帽,亦是如此。

    这主仆二人,脸上的恭敬,让其余之人,尤其是那天风神主紫渊,眼中很是惊讶。

    脚步声。

    从殿门之外,缓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