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810 谁能算过老天爷!
    有些时候,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的。

    原本沙哼打出旗号,给老大弄出了“澶渊之盟”的光辉形象之后,也就是让遭受洪灾的卫国人愿意跟着走。

    毕竟留下来就是死,卫国还把河北的津渡全部封死,河内到处都是车骑在那里巡逻,普通人完全没机会逃到河北求生。

    往东是齐国人的地盘,此时千乘邑高氏正攒了老底准备干鄋瞒人,连兵器都是崭新无比的。

    往北被河水阻隔,只有往南走。

    而往南走,与其跟宋国人一起等死,倒不如跟着汉军混。

    汉军好歹给你一口吃的啊。

    野菜团子就着糠饼,不好吃,不好受,可总算能活命。

    只要坚持道傅城,汉军说了,可以靠出工出力来换口粮。

    这个规矩,“义胆营”的人最有发言权,毕竟这事儿当年他们干过么。

    大汉国际这个公司到底有没有信用,老员工最有发言权。

    只是没曾想,刚到济泗流域,天气就骤变。

    气温骤降不说,竟然开始下起了雪。

    沙哼倒是没慌,卫人其实也不算太慌,因为汉军的辎兵北上之后,就有大量的临时帐篷,单次安置五万人都可以。

    这种临时帐篷,跟野人的窝棚还真是有点不一样,主要是毛竹和一些扣件,架起来之后,就能在外层披挂稻草编织袋。

    两条编织袋就是四层,用麻绳固定之后,就能很好地防风。

    材料列国基本都有,这年头,哪怕是晋国,也不愁竹子。

    但重点不在材料上,而是加工工艺上。

    首先是竹子要有标准,选材初期就要精挑细选,杀青之后还要烤一下。

    其次就是扣件,青铜件和铸铁件都行,但实际上可以用木制扣件,但列国拥有先进木材加工工具的,一个都没有。

    再次就是稻草编制,手工编织很容易,但远没有机器编制来的方便。脚踏式脱粒机怎么用,脚踏式编织机就怎么改,还能改成水力的。

    江淮两地对稻草、蒲草编织袋的需求量之大,几乎就是上不封顶,毕竟淮水也好,长江也罢,都有着非常强烈的抗洪抢险需求。

    还有一些临时性的筑坝工程,编织袋填土作业,这就是最基本的。

    所以汉国长期都在生产编织袋,库存量一直是有的,哪怕是在淮县,淮县大夫也从李解这里拿过去五六万只编织袋。

    列国没有这个技术,也没有这个意识,再者通常稻草都是一把火烧了,鲜有像汉国这样作业的。

    然后就是麻绳,麻绳本身就是汉国长期的拳头出口产品,销路非常好。

    在傅城有大量的北方商人都用牛羊来交易麻绳,没办法,质量好产量大还能保证供应的地方,只有汉国。

    最后就是人员组织经验,汉国的辎兵一般都是退役老兵带队,地方上就是勇夫、义从、民团等等队长级军官。

    因为要负责地方治安和水利工程,甚至秋收春种,都需要专门的人盯着田间作业,防止有人蓄意破坏农业生产,野外临时搭建帐篷,都是日常需要训练的科目。

    高组织且又有专业性,这就使得汉军完全不慌,几万人一个批次来安置,这活儿几年前就干过了,有经验。

    就算临时有点忙乱,也不怕,抽出吴钩就是砍,砍死几个闹腾的,什么都摆平了。

    汉军不慌,卫人也有点不慌,慌的人是谁?

    是鲁人、曹人、戎人、宋人甚至还有齐人。

    这一波气温骤降,对很多老人来说,记忆就不是那么美妙,每次遭遇这种古怪的反常天气,必然会有大量的减员。

    经验教训和记忆中的恐惧,使得很多宋人、鲁人、曹人,都是一咬牙,跟着汉军大部队撤了。

    留在济泗中上游,万一遭遇规模性的雪灾,那就是死全家,不用多想的。

    整个泗水两岸,真正靠得住的,只有薛城、傅城外加半个沛县。

    傅城囤积了大量的煤球、煤饼、煤块,几个仓库旬日作业,防止明火,为的就是能够保证,这个冬天的燃料供应能够跟得上。

    至少要满足五十万人的用量,就算不一定用的上,但日常储备是照着这个数量去运作的。

    整条泗水、邗沟、淮水,往往在十月份开始,然后整个冬月、腊月,都是在跟燃料过不去。

    煤,是汉国最大规模的开采业,比采石业还要发达,几乎只要发现易开采的浅层或者露天煤矿,都是直接大部队跟进。

    夷虎人为什么现在这么太平?

    就是汉国给予了夷虎人大量就业岗位,而且并非是往死里压榨,可以轮换,在不同的矿山之间轮休,日常包吃包住之外,还会有额外的口粮,这是给矿工家里的。

    如果不要口粮,就可以选择葛衣、麻衣、布衣,也能选择开元通宝和活羊、活狗。

    于是在李董搂着西施小妹妹在梅山欣赏枫树雪景的时候,恰逢梅花盛开暗香浮动的当口,济泗诸国的老年人,都是拖家带口提前跑路。

    天气的变化越来越诡异,第一批卫人坐船南下,抵达薛城之后第二天,就是一场大雪。

    一晚上,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这场雪之大,把沙哼都吓住了,因为泗水整个河面,都只剩下了极为狭窄的一条半冰不冰的河道。

    大船已经不敢随意行走,纤夫们也不可能这时候作业,汉国没有把人往死里用的习惯。

    此时傅城方面,阳巨直接开出天价工钱招募艄公,原本傅城就有大量优质撑船工,他们的日常,就是在傅城三环赚点辛苦钱,一个月下来,旺季能赚到四匹绢,淡季也有一匹多,这绝对算是高工资。

    因为不是跑长途,这点钱在傅城,已经足够搞一处宅院住下。

    而这场大雪,阳巨判断沙哼现在没办法走大船,所以给沙船的撑船工,有经验的开出了一天半匹的天价工钱。

    日结、旬结、月结,都可以,非常灵活。

    账目走的是傅城钱库,钱不是问题,重点在于撑船工必须要有经验。

    最好的撑船工都在姑苏,应付各种天气、环境,都是有经验的,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于是乎阳巨想了个招,让白沙勇夫五个大队顶了上去,原本这支部队是要当预备队用的,沙哈在郯城,不可能是个光杆司令。

    结果现在先用了上去,白沙勇夫也就成了撑船工。

    浩浩荡荡的船队,带着物资,就这样顺着泗水,缓缓地北上,过微山,靠近邾娄邑的时候,再进行停靠。

    在那里,风雪之中的卫人,哪怕是再怎么恐惧、寒冷,甚至是饥饿,都是前所未有地井然有序,踏上了南下的“客船”。

    汉军如此大的动作,让列国斥候们都是看得真切,风越大,雪亦大,然而这惊人的风雪之中,庞大的船队宛若一条长龙,仿佛藐视了这种惊天伟力,逶迤向前,从容不迫。

    宋国左军原本已经就军心不稳,等到斥候将诸事反馈禀报之后,左军将军只是震撼,可是第二天一早,他就发现自己的左军居然少了一半,全部跑了个干净,有的奔丹水津渡投奔魏子羽,有的则是跑丹水口的沛县,还有的,则是联系上皇氏,打算在“南宫”工地上,混口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