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侯门嫡女,相公宠上瘾 > 第688章 大结局2 新文求收!
    上一次朱举人去世,正清帝夺情,并没有让万易彬丁忧回家守孝。

    这一次,万易彬坚持要丁忧守孝。

    万易彬第一次上奏折,燕锦拒绝了,第二次,燕锦还是拒绝了,一直到第三次,燕锦才同意万易彬丁忧守孝。

    万易彬的儿子已经成家,女儿也早就嫁人生子。

    万易彬的女儿肯定是跟着夫家留在京城,万易彬打算带着妻子儿子,儿媳孙子回凌平县丁忧守孝。

    万易彬在离开前,见了唐瑾睿,“师弟,我这一离开京城就不会再回来了。”

    唐瑾睿皱眉道,“师兄,你只是丁忧回去守孝,什么就不回来了?这样的话,以后还是别说了。”

    自从丁氏去后,万易彬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几岁,鬓边的头发全都变得银白,“我都多大年纪了,就是等我守完孝,再回到朝堂上,想必朝堂之上也不会再有我的位置了。再者,当了那么多年的官儿,我也是真的累了。”

    唐瑾睿有些诧异,万易彬的野心有多大,他可是清楚的。

    当初万易彬就可以为了往上爬,便改姓入赘万家,没想到如今却颇有一种万事看开,了无牵挂的感觉。

    像是看出了唐瑾睿心中所想,万易彬长长叹气,“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宦海沉沉浮浮那么多年,我几乎可以说是看尽了人生百态。

    我曾位及阁老,除了没当上首辅,其他的可以说是得到了所有文人梦寐以求的一切。现在回过头想我这一生,我的心里倒是只剩下一个想法了,那就是遗憾。我为什么就没有多花点时间向爹娘尽孝。”

    万易彬说着,哽咽起来,“娘还好,我好歹孝顺了她这些年。可我爹——”

    万易彬是真的对不住朱举人,尤其是朱举人去世时,他都没能陪在他身边。

    唐瑾睿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师兄,师傅从没有怪过你。我知道师傅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有你的。师傅从未真正怪过你。”

    万易彬布满细纹的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烁,“是,我知道我爹一直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别看他嘴上狠,可他的心里实际上是一直都没有放下过我这个儿子。这些我其实都清楚。

    我有野心,并且一直为之付出努力,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余生,我只想平平稳稳,守着爹和娘的墓过日子。累了半辈子了,也是时候歇歇了。”

    唐瑾睿像是看出万易彬是真的如此想,不是故作姿态,便不再劝了。

    万易彬很快收起脸上的悲色,郑重道,“师弟,我这一离开京城,最担心的就是我那女儿。以后我都在凌平县,不在京城,怕是不能看顾她。我不求别的,若是我女儿的夫家欺负了她,只盼你能伸手帮帮。”

    唐瑾睿忙道,“师兄放心,你的女儿也是我的侄女,我自然会看顾她的。”

    得了唐瑾睿的保证,万易彬终于松了一口气。与唐瑾睿相交多年,万易彬很清楚唐瑾睿的为人,他是那种言而有信,说得出便做得到的人。

    “唐师弟,你比师兄我强。你怕是大晋有史以来年纪最轻的阁老了,以后你前途不可限量啊!”

    唐瑾睿一惊,下意识道,“师兄说的哪里话。我的资历怕是还不到能进内阁的地步吧。这一次我怕是没有机会进内阁的。”

    万易彬摇头,“师弟你太妄自菲薄了。皇上登基,你也算是从龙之臣吧。”

    唐瑾睿的眼神倏地变得锋利无比。

    万易彬笑了,“师弟别这样看着我。虽说你之前和皇上之间的来往并不密切,甚至可以说是从来必要的公务,你们再无其他来往。可有些眼睛尖的人还是发现不对了。

    师弟你的眼光很好。”

    眼光可不是好吗?燕锦如今不就登基为帝了,唐瑾睿也成了简在帝心的重臣。

    “这次我丁忧,内阁空出了一个位置。我看机会最大的就是你,皇上也属意你啊师弟。”

    可能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唐瑾睿自己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出来。

    唐瑾睿沉默了片刻,“如果皇上真的属意我,那我自然是高兴的。”

    正如万易彬所说,进内阁是每个读书人的追求和梦想,唐瑾睿也不例外。

    万易彬伸手拍了拍唐瑾睿的肩膀,感慨道,“师弟,你比师兄我强。你从没忘记过自己想要什么。你当官,才是老百姓的福气。以后你进了内阁,只盼你能一直别忘记初心,多为老百姓做点事。”

    万易彬这些年更多的只剩下争权夺利,几乎没为老百姓想过什么,他希望唐瑾睿能弥补他心里的遗憾。

    “师兄放心,我若是能有机会多为百姓做点事,我定义不容辞。”

    “还有一事要拜托师弟。这次丁忧回凌平县后,我应该是不可能再回京城了。可我那儿子还年轻,他不可一辈子只窝在凌平县那小地方,总是要继续回京城的。

    我那儿子我很清楚,跟我一样有野心,能力不足。这次带他回凌平县,我也是想着能有机会好好教教他,让他成器一点。我在这里厚着脸皮求师弟一事,若是可以,还请师弟以后在官场上能照看他几分,免得他走错路,被人害了也不知。“

    对万易彬的请求,唐瑾睿仍然应了下来,不说这些年万易彬帮过他多少,就是念在朱举人和丁氏对他的大恩,他也会答应。

    万易彬离开那日,唐瑾睿和顾明卿一路送到京城外的四十里,才转身重新回去。

    晚上,顾明卿原以为唐瑾睿的心情会不好,正想跟他说些其他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

    唐瑾睿却忽地开口了,说的就是万易彬离去前找他说的那番话。

    说真的,顾明卿也从未想过,唐瑾睿这一次能进内阁。

    正如唐瑾睿说的,他的资历还是有些浅,离进内阁是差了一点。

    只是顾明卿相信万易彬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既如此说了,那事情怕是八九不离十了吧。

    顾明卿的心“咚咚咚——”地乱跳,很是急促。

    顾明卿也有野心啊,她当然也希望唐瑾睿的官儿能越做越大,妻凭夫贵啊!对此,顾明卿还是很喜欢的。

    “相公你要进内阁了,难道你不高兴吗?”顾明卿轻声问道。

    唐瑾睿回答,“高兴啊,我怎么可能不高兴呢。进内阁,几乎是全天下读书人最大的梦想,我如今要做到了,我自然是高兴,我还不到四十呢。只是高兴的同时,我也忧虑。

    官做得越大,肩膀上的责任就越重。我是担心自己担不起这责任,当着官儿,却不能为老百姓多做点事情,我这心里惭愧得很。”

    顾明卿的手轻轻放在唐瑾睿的肩膀上,声音如三月的春风,温柔细腻,“相公,你能存着这心,便不知比其他人强多少了。与其在这里担心自己会做得不好,做不到。不如想想,该怎么做才是正经的。”

    顾明卿的话为唐瑾睿拨开了眼前的层层迷雾,让他瞬间明朗豁达,他漆黑的眸子里折射出明亮的光芒,激动道,“娘子你说得对,是我钻牛角尖,本末倒置了。娘子,我这辈子能娶到你这样的贤内助,是我最大的福气。”

    万易彬的确没猜错燕锦的心思。

    这一次万易彬丁忧,内阁空出了一个位置,燕锦属意的人选的确是唐瑾睿。

    唐瑾睿的担心也并无道理,他太年轻(相对于内阁的那些阁老)再者他的资历也有些浅。

    除此之外,唐瑾睿就没什么不符合条件的了。

    唐瑾睿当初可是高中探花郎,如今又是正二品的户部尚书。自从唐瑾睿当了户部尚书后,他做出了多少成绩,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

    再有燕锦的一力支持,唐瑾睿终于打败了其他竞争对手,进了内阁,成了大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阁老!

    唐瑾睿成为阁老后,唐家顿时门庭若市,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

    只是唐瑾睿早就跟顾明卿商量过,如今正值国丧期间,他就是进了内阁当上阁老,也不能太过张扬,免得惹燕锦不喜。

    顾明卿也不是张扬的人,自然是认同唐瑾睿的意见了。

    于是除了那些亲近之人的拜帖,顾明卿收了,其他人的,顾明卿通通都退了回去。

    在唐瑾睿当了阁老没几日,洛歆妍便请顾明卿去宫中说话。

    因为正在守孝,洛歆妍身上的穿戴也没有多华丽,只是戴了只有皇后才能戴的九尾凤钗,还有身上的宫装也是凤凰图案。

    洛歆妍如今不止是为正清帝守孝,还有先皇后也去了,也就是燕锦的母亲。就在正清帝去后没多久,先皇后的死讯也传了出来。

    顾明卿看着眼前穿着凤袍的洛歆妍,隐隐有些恍惚,但她很快回过神,给洛歆妍行礼,“臣妇见过皇后娘娘。”

    洛歆妍道,“快快免礼。咱们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必如此多礼。快坐下,站着做什么。”

    “臣妇谢皇后娘娘。”顾明卿很快挑了一个离洛歆妍最近的位置坐下。

    洛歆妍看着顾明卿恭敬有礼的样子,心下微微叹气,“我就知道我当了皇后以后,咱们之间不可能跟以前一样。你一口一个皇后喊着我,自称也成了臣妇。”

    “娘娘,您该自从本宫才是。”顾明卿提醒道。

    洛歆妍横了眼顾明卿,“本宫我自称得多了,难道不许我在你面前放松一下不成?行了行了,你守礼也是应该的。不过也别管我自称什么了。现在我该喊你阁老夫人了吧。唐大人可是大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阁老了。

    你妻凭夫贵,如今也成了阁老夫人。话说你年纪轻轻的就成了一品夫人,这让天下多少女子羡慕你啊。”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是天下女子的表率,这才让天下女子羡慕。我这一品夫人又算什么。”

    洛歆妍看向顾明卿的眼神里隐隐含着羡慕,语气复杂道,“我还是有比不上你的。”洛歆妍的声音很轻,离她最近的顾明卿倒是将洛歆妍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我这当了皇后,洛家人又凑上来了。”

    洛家人自然就是洛歆妍的娘家人了。顾明卿也见识过洛家人的嘴脸,真是很难看。

    总之一句话,有好处的时候,屁颠屁颠凑上来讨好处;没好处,甚至会有危险的时候,那绝对是跑得比谁都快啊!

    洛歆妍当上太子妃后,洛家人虽说当时正在为洛首辅守孝,可还是不停往洛歆妍身上凑,想从洛歆妍的身上扒好处。

    后来正清帝开始猜忌燕锦,导致燕锦在朝堂上的地位不稳,洛家人一下子安分起来,再也不往洛歆妍跟前凑。

    洛家人那时候还颇有一种洛歆妍根本就不是洛家人的态度。

    洛歆妍私下里还曾经跟顾明卿抱怨过。

    顾明卿对洛家人也真是无语了。

    趋利避害虽说是人之常情,可你这做得也太明显了!在洛家人眼里,亲人算什么?完全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是不是?

    洛歆妍毕竟姓洛,顾明卿也不能在洛歆妍的面前说洛家太多坏话,那就太下洛歆妍的脸了。

    洛歆妍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什么面子不面子的,直接对着顾明卿吐槽,“如今皇上登基,我成了皇后,我那好二婶还有好三婶就立马凑过来了。这一次她们是想送女人给皇上。”

    顾明卿眼皮一跳,“皇上可正在守孝呢!”

    洛歆妍淡淡道,“她们怕是以为皇上就是守着孝,也一样会宠幸妃嫔。”

    按理守孝期间是不能亲近女色,可是男人哪里有忍得住的,只要别闹出孩子,大多时候别人都不会追究在意。

    “呵——她们真当皇室在做样子呢。殊不知皇上是真心实意为先帝和先皇后守孝。”

    这点,顾明卿也听唐瑾睿说过,燕锦守孝是老老实实地守,每天只吃素(燕窝等补品还是吃的)女色也不近,从未召幸过妃嫔,甚至连酒水都不沾。

    哪怕燕锦是做样子,可做到这份儿上,也真的是不能不让人说一句,很好了。

    “你知道我那二婶和三婶都说什么?她们说如今是皇后,可膝下只有一子,地位不稳。得多给皇上进献美人,这样才能笼络住皇上的心。什么美人也没有自家人好。她们进宫来侍奉皇上,一定会跟我一条心,好帮我和忠儿。”

    这话就是说给五岁孩子听,怕是他都不会相信。

    洛歆妍脸上满是嘲讽,“她们怕是真的当我是傻子!我会相信他们这些鬼话?呵——除非我傻了!”

    “洛家不是书香世家吗?怎么如今——”顾明卿有些欲言又止。

    洛歆妍嗤笑道,“书香世家?祖父在的时候,倒是能称得上。可是自从祖父去了,洛家没有能挑大梁的人。洛家人守完孝后,太子也不忍我娘家太难看,还是让我二叔和三叔官复原职。

    可官复原职又有什么用?自己没本事,升不了官,便成天想些旁门左道。如今把自家女儿送进宫当妾都想得出来!还不是妾呢,国丧期间,皇上就是真的找召幸了谁,也不可能给她一个名分,顶多也就是暖床用的。

    可就这样,他们还是巴巴地想把自家姑娘送进来。祖父要是活着,知道洛家人都成了这样子,也不知心里会有多失望。”

    顾明卿劝道,“娘娘别难受了。”

    洛歆妍摇摇头,“我难受什么,我只是觉得讽刺好笑罢了。他们根本不配当我的亲人,我也不想为他们伤心难过。就是皇上也知道我跟洛家的关系。洛家就是做出什么,皇上也不会算到我头上。”

    ------题外话------

    开始大结局了,连载新文《腹黑首辅的心尖宠》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