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760章神一般的想法
    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哑女最新章节!

    平阳郡主萧氏登上城楼,眺望北方。

    是否要北上祭祖,她一直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

    心腹嬷嬷侍候在身边,“娘娘心中想北上祭祖,去便是了,为何一直犹豫。”

    “本宫岂能任性胡为。若是北上祭祖,必然会给云歌带去莫大压力。万一刘章半路反悔,将本宫扣押下来,如何是好?届时,云歌受制于人,本宫就成了罪人。”

    “刘章他敢吗?”

    “他连皇位都敢窃据,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你们啊,太小看刘章此人,乱世之枭雄,岂能是等闲之辈。”

    “这么说,娘娘打算放弃北上祭祖?”

    萧氏眉眼微蹙,轻叹一声,眼中有不忍不舍。

    远眺北方,心中所思所想,皆是北地一草一木。

    只可惜,物是人非。

    “京畿已经不是本宫记忆中的京畿,京城依旧是一片废墟,刘章根本无力重建。哎……”

    放弃谈何容易!

    前行同样殊为不易。

    京城被焚,刘章无力重建。

    北梁的皇城,不得不建在离着京城百里外的一座城池内。

    回到北地祭祖,那个地方还能是记忆中的模样吗?

    问心,她自然是想不顾一切北上祭祖。

    只是……人活一世,岂能事事任性胡为。

    这辈子,她也不曾任性过一回。

    “娘娘,云歌夫人上来了。”下人提醒道。

    萧氏回头看去,果然看见燕云歌踩着台阶上来。

    “母亲让我好找。今儿母亲兴致倒好,到城楼登高望远,倒是一个不错的去处。母亲要是喜欢这里,改明儿我让人在城楼上搭建一个凉台,夏天的时候上来吹风,也是极好的。”

    “不用特意搭建凉台,本宫今儿心血来潮,才想到到城楼看看。还记得刚来此地安顿的时候,城外一片荒芜,只有一排排临时搭建的草棚子。如今,青砖瓦房鳞次栉比,街面上行人来来往往,摩肩擦踵,一副盛世景象。云歌,你很了不起!”

    燕云歌一脸嘚瑟,骄傲得小尾巴都要翘起来。

    她趴在母亲萧氏的身上,“女儿很棒,什么都拦不住女儿。所以,母亲想要背上祭祖,尽管去。不用担心刘章扣押,我有反制他的手段,料他也不敢乱来。”

    “你这么有信心?”萧氏好笑地问道,又嗔怪道:“站没站相,不像话。”

    “也只有在母亲身边,女儿才会站没站相。平日里,女儿可是端庄典范。毕竟身为郡守大人,还是要以身作则,给下面的官员立下一个榜样。”

    萧氏哈哈一笑,“谁能想到,当年那个无法无天的小姑娘,有朝一日也能成为端庄典范。”

    “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模样。女儿那时候小,无法无天正常。现在,女儿照旧无法无天,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过去,她的嚣张放肆,外露,人人一眼看得见。

    而今,她的嚣张放肆,是一言决人生死,是一言不合就开启战争机器。

    换种更准确的说法,过去她是在挑战规则,现在她是在制定规则。

    身份变化,嚣张一世!

    萧氏握住她的手,“不必为了完成本宫的心愿,特意委屈自己。”

    燕云歌抿唇一笑,“女儿不委屈。母亲担心女儿委屈,担心受制于刘章,未免太小看女儿。对付刘章,我还是有办法的。”

    “不是哄我高兴?”

    “女儿什么时候说过大话?什么时候为了哄人,打肿脸充胖子?女儿本来就是胖子,无需打肿脸。”

    她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那严肃的样子,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会议。

    萧氏仔细想了想,这些年,云歌似乎好像的确没干过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

    “母亲要是还不放心,我让萧逸护送你北上。”

    “那不行!”萧氏连连摇头,“有本宫这个人质还不够,你难道想让萧逸也成为人质吗?本宫北上,刘章或许真的不会搞小动作。萧逸北上,刘章说什么也会取了他的项上人头,断你臂膀。万万不行,不能冒这个险。”

    燕云歌刚才也是随口说说,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没经过深思熟虑。

    既然母亲反对,她也就从善如流。

    萧氏却得了启发,“本宫倒是想到一个人,比萧逸更合适更有资格北上祭祖。”

    “母亲说的是谁?”

    “陶太后!”

    噗!

    燕云歌喷了!

    她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想人之不敢想,做别人不敢做。

    这个人选绝了。

    “英宗永泰帝过世多年,陶太后身为妻子,可有祭拜过一次?萧氏列祖列宗,她身为太后,可有按时祭祀?还有,德宗太宁帝的灵柩如今还躺在皇庙,不曾落葬。她是不是该去皇陵,和列祖列宗们说一声。”

    “母亲言之有理!”

    太有道理了。

    燕云歌绝对支持。

    就算不可能说服陶太后背上,好歹也能恶心一下对方。

    ……

    萧氏敢想敢干。

    她以郡主身份,上本朝廷,请陶太后北上祭祖。

    奏疏过明路,走政事堂,送入皇宫。

    也就意味着,她的奏疏到了建州朝廷,人人都知道了奏疏里面的内容。

    感慨者有之,怒骂着有之,赞同者有之,满腹疑问者有之……

    “平阳郡主怎么和刘章有了联络?刘章能让她北上祭祖?”

    “你的消息落伍了啊,哪是平阳郡主和刘章有了联络,分明是燕云歌和刘章有联络。刘章派人到平阳郡买粮,此事难道你没听说?”

    “什么?燕云歌竟然卖粮给刘章,此事为何老夫不知道。她这是资敌,是要杀头的。等等,她哪来的粮食?”

    “大人当真不知?”

    “老夫应该知道什么?”

    “三郡地盘,单说平阳郡,有九成五的土地,都是她燕云歌一人所有。治下皆是佃户。那里的良田旱地,有钱都买不到。

    东阳郡和博郡,这几年,她通过土地换股份的办法,拿下了两郡五成以上的土地。

    这么多土地在手,佃户都是良籍,除了缴纳租子,还要缴纳赋税,你说她有没有粮食。

    我的老大人诶,这都是传了好几年的消息,你竟然不知道?如今,她拿下沿海四郡地盘,效仿两郡的办法,土地换取股份。

    等到今年年底,不出意外她能拿下沿海四郡三成以上的耕地。这么多土地在手,再多的粮食她都能拿出来。”

    “荒唐!这等大事,朝堂上为何从未有人提起?”

    这下子,就有人开始嘀咕了。

    “朝廷又管不到燕云歌头上,提不提起此事有区别吗?真当宫里的陛下不知道这些消息吗?”

    “闭嘴!尔等身为朝廷官员,眼睁睁看着她卖粮通敌,竟然不管不问。何等荒谬!”

    “陛下都不过问此事,我等又何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再说了,刘章如今正在对异族用兵,卖他一点粮食又如何。难不成老大人更愿意看见异族铁蹄踏入北地。”

    “放屁!刘章和谁打仗,老夫不过问。但是燕云歌,既然名义她还是朝廷的官员,她就得服朝廷的管。”

    “管不了!凌大人在朝中的时候,那时候燕云歌势力不似现在这么强横,都管不了。更何况现在。大人就不要为难我等,将郡主娘娘的奏疏送入宫中,一切自有陛下决断。”

    “正是,正是!七郡的事情,自有陛下决断,我等还是不要瞎操心,胡说八道,以免给陛下添乱。”

    三郡地盘加上沿海四郡,燕云歌坐拥七郡地盘,俨然是天下数得着的地方诸侯势力,任何人都不容小觑。

    奏疏送入宫中,奏疏内容着实有些惊世骇俗,超越了大家的想象。

    于是乎……

    奏疏内容很快就就传到了陶太后的耳中。

    她是什么反应?

    当场砸了一套最喜欢的白瓷茶具。

    “平阳分明是在恶心本宫!她是想让世人看本宫的笑话,令朝臣非议本宫,打击本宫的威望。她该死!”

    “娘娘息怒,身体要紧!”

    “本宫这怒火熄不了!皇帝是什么态度?朝堂上议论纷纷,皇帝难道就不作声,任由流言蜚语漫天飞吗?”

    “这……”

    梅少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平息陶太后的怒火。

    好巧不巧,正在此事,宫人通传,皇帝来了。

    陶太后一听,顿时打起精神。

    今儿她得和皇帝好生说道说道。

    母子二人见面,气氛不算融洽。

    陶太后率先开口,“皇帝,平阳郡主上奏疏一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朕今日过来,正是要和母后商量此事。平阳郡主奏疏内容,母后一定清楚。朕特意了解了一下,燕云歌已经打通了刘章的关系,的确可以前往北地皇陵祭祖。朕此次前来,就是想问母后,可否愿意北上祭祖?”

    “你说什么?”

    陶太后瞠目结舌,满是错愕。

    瞪大一双眼睛,仿佛是看见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令她无比的诧异,久久回不过神来。

    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尖利刺耳,仿佛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你竟然让本宫北上祭祖?皇帝,你莫非糊涂了吗,还是在说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