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十九重帝狱 > 第两百四十五章辗压帝脉第一人
    “绝望吗?”少年身处无声的寂静里。

    一张张年轻的容颜仿佛倒映他的命运,不臣服元意,就是死,臣服,就必须和他们一样跪下骄傲的膝盖朝圣,然而真的只有下跪臣服一条路么?

    元意冰冷的武眸属于小武王,可是散发的却是元意的意志,骄傲霸道,生来为尊,从来没有事物可以脱离他的掌控。

    “对不起,我不臣服,因为,你元意不配。”少年踏前一部,打破平静,紧接着直接闭眼,一举沟通五武灵影,事实会证明,谁才该臣服于谁。

    “不配!”这两个字令人震撼,可荒万剑诸天才,心里继而生起无尽轻蔑:“箫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以为固执就可以改变什么?可笑。”

    “元意,轻而易举就能灭杀他!”

    “那么,你死吧。”元意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大手张开,亿万道经辉,散发毁灭的锋锐力,瞬间吞没少年,寂灭里是一曲送别天才的悲歌由武经传唱万书武殿。

    “箫楠!”洛妃仙芳心剧震,天地无情,武者一生艰,每一步都比凡人吃更多的苦,可仍然挣扎不出命运的泥潭!

    元意是神轮,借助小武神经,借来万书武殿伟力,轻易超越元武,元武都能镇压天府境的血尊,更强大的元意,自然也能毁灭不如血尊强大的箫楠。

    “对不起,我不会死,今日谁都杀不了我。”然而那席卷下的亿万道武经神辉被更加强势的光辉辗碎,少年身悬五道武源灵影,牵引五大武源,以念的速度融合进武源灵影。

    “这怎么可能!”一股异常恐怖的势压制得所所有人像被钉在原地,洗窍境修为疯狂激发星窍,都牵引不出丝毫的龙力,连骄傲如元意都流露出惊骇:“要糟!”

    “你,还要杀死我吗?”少年直接一步,出现元意身前,掐住他的咽喉,犹如握住一根草芥那般轻而易举:“你,还要我臣服吗?”

    武源碎片合一,形成武源,拳头大的武源悬于头顶,光辉胜过任何烈炎武技,神轮境大日神轮都不配媲美!

    “砰!”元意的神轮当场就被照灭,紧接着被少年拽起,朝着武塔一砸,激烈的血花并射,还有元意的痛哼,却为少年强大的意志掩盖:“你还要自诩神圣吗?”

    “你这样的垃圾,自以为掌控一切,实际上,掌控不了任何事物,包裹自身的武命,你和天地之间最卑微的蝼蚁草芥没有任何区别。”

    少年掌控元意如抡铁锤,接二连三的砸落,血花绽放里,是元意越发凄厉的痛哼:“你敢羞辱我!”

    骄傲如他,以强大少年的境界疯狂挣扎,企图改变结局,然而可怕的伟力,一开始就疯狂的灌入体内,禁锢自爆的龙武炉鼎,连神魂念都无法脱困!

    “元意,不可一世的元意,被箫楠轻易掌控生死,是真的吗?”场中者从震撼中微有醒转,可不过是进入另外一个震撼。

    元真等大元帝室之人目瞪口呆:“元意殿下,我们的王,就这样被当做猪狗般对待?大元最年轻的无上天才,十九岁踏足神轮的王室第一俊杰,竟然不敌箫楠。”

    “轰!”武眸,看到无尽的星光退避,一卷卷武道玄经,神器秘宝飞出武殿,以朝圣的方拜着少年。

    少年才是真正的万书武殿之首,也是小武神宫之主,没有任何人比他更加强势可怕,他才分明是最大的猎人,可以掌控小武神宫!

    “五大武源合一了!”洛妃仙诸女美丽的容颜,褪去凄苦苍白,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欢喜:“这臭家伙,明明成竹在胸,还要玩这些玄乎的把戏,真是让人掀心啊。”

    武源碎片,箫楠最大的底牌,只是在进入万书武殿内听说要找寻血尊神魂陨落之地才能召集合一,本来也不抱希望了,没想到这里就是血尊的神魂陨落之地!

    “小武神宫主的武宗级武道硕果,被他掌握了,整个小武神宫都听令于他。”场中者很快也都知道少年实力强大的原因,可这才深为震撼,武宗级武源啊,无法想象的绝世瑰宝啊。

    武源,哪怕是一丝,都能轻易压跨天府境的存在,里面蕴含的道,可以支撑元灵境武者直接突破到洗窍,是一等一的神物,炼成丹药效果更完美。

    “你元意能羞辱别人,别人就羞辱不得你,你是有多优越?”少年又是一抡,砸断元意一条腿,可仅仅是个开始。

    元意时刻都在承受痛苦,丝毫没有因为仅仅是龙武炉鼎减少,龙武炉鼎的痛苦,顺着神魂念传递到真身上,要是能脱离炉鼎,自然解除痛苦,可惜连同神魂念都被禁锢于炉鼎里,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元意怒张嘴,心里涌起一股悲愤。

    身为大元最骄傲的王子竟然被当做狗般的欺辱,这和设想的完全不同,他要掌控小武神宫的,为什么结局会和元武那白痴一样,沦为猎物,成为悲哀?

    “轰!”箫楠不容元意过多感慨,又是重重一砸,霸武尊体再也承受不住持续性的轰击,砰然炸裂,血肉四分八块,又迅速的合拢重生!

    霸武尊体,有重生的能力,列入十九种东荒武界最强体质之一,是元武的最强依仗,要不是元意以神魂念吞噬元武神魂,完成意志的消灭,都不可能轻易掌控。

    “游戏结束。”然而,少年头顶的武源可是武宗级武者的道果,随意一照,就阻止了它的聚合,反而焚灼的元意神魂念发出惨嚎:“我痛啊!”

    “你视别人为蝼蚁,追杀我父亲时,可想过他们的痛。”箫楠大手狂击,剑气疯狂释放落下,血肉像雪花般狂飞。

    精源力量却为十九重帝狱狂暴无比的吞噬,里面是狱尊满意的轻笑:“不错的帝王脉。”

    元武本身就是最精纯的大元帝脉,元意的神魂念融合进去就更加精纯了,这身帝王血肉被十九重帝狱吞噬下去,应该能撬开第五重帝狱狱门门缝。

    “意在大元帝都等你,九天星辰尽,九幽黄泉枯,都不会放过你。”元意的神魂念充斥着无尽的不甘,化作一道龙形想死命挣脱元武肉身离去,却连同肉身被狠狠的抹去世间。

    “帝都,我自然会来的。”箫楠对于元意的威胁,浑然不在意:“是非恩怨,终要做个了断。

    元意,很嚣张,视他如蝼蚁,从青城学宫始,就步步算计他,逼迫他,掌控一切,像高高在上的神,他就必须臣服?很可笑,真正的反击开始了。

    可是,元武死在小武神宫,以元意的手段,大做文章,绝对能将他推入十分不利的境地,他的安逸和平,大概只有在小武神宫这段不多的世间了。

    “开启不少!”他很快就被第五重帝狱神门的动静吸引,尘封万古般的不动神门,终于像被岁月的力量轻轻吹开,颤了颤,铁锈斑斑的神门亮起古老的武符,朝里面徐徐开启。

    一道门缝迎接着扩大的光辉拉长,足足开启七成,差三成,就能完全解封第五重狱门,距离帝狱的完全解封又接近一步。

    “九王爷元意,竟然陨落,步了他暗算的元武后尘,他视元武为猎物,最终却成为他最瞧不起的猎物之一,世间事,真是猜到开始,猜不到结局!”场中的天才武者们从震撼中微微醒转。

    “老夫好像不用臣服于你们的王,因为你们的王滚蛋了,不,连滚蛋都不如,像条死狗般被轻而易举抹去神魂念痕印,哈哈哈,这就是大元帝室最强大的天才王子?”

    毒无邪,朝元真邪笑着,可以明显看到这位神轮境的存在老迈的身躯剧烈一震。

    咬了咬牙,将头垂落得极低:“箫楠少爷,我等愿意为奴,永世臣服,只求活命。”

    他们那里还敢命毒无邪臣服,现在能活下去都可能是一种奢望,真的悔恨不知死活,竟然参与进小武神宫之争,不然也不会有此一劫,万般皆命。

    “骄傲不可一世的大元帝室之人,竟然会选择臣服于少年?”荒万剑等天才心里的信念又崩塌了许多,他们视如神圣中大元帝室,好像和想象中的有极大不同。

    一张张不同的脸,有人震撼,有人欣喜,有人恐慌,有人迷茫,血尊之后是元武,元武之后是元意,元意之后是箫楠,真正笑到最后的人。

    “箫楠,不会轻易接受吧?”洛妃仙诸女看向少年,得到庇护的柳瑶,紫馨,都是美眸不离少年。

    “你们得死。”少年极为冷酷的抬手,打破沉默,顿时宣布元真等人的死刑,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亿万道经光吞没,空留遗憾在人世间。

    “你们身为帝室贵胄,跟随元武为恶,行烧杀掠夺,凌虐大元十三州历练者,以其血肉根基为食,泯灭人性,不死,天地难容。”

    箫楠对他们根本没有兴趣手下留情:“武者以吞噬坏人修行武道,也就罢了,毕竟武道世界弱肉强食,但残虐女弟子,那就不是人了,简直沦为禽兽。”

    “箫楠,好狠!”如此果决狠辣,完全出乎了荒万剑等幸存者的意料,又继而担忧起自己的命运,脸上渐有苦涩。

    “可笑他们以为迎来生路,臣服元意,是最为明智的选择,结果却那么的戏剧性,苍天命运和他们开了把大大的玩笑啊。”

    “你们的命自己管好。”可是箫楠只是淡淡的扫了眼他们,就带着洛妃仙诸女离开,这些人基本上没有威胁了。

    荒万剑这等天才废的是武道,更多的历练者废的是武心,接受过血尊,元武,元意强大力量的压制,武心早从高高在上的云端跌落尘埃,蒙上无尽尘埃,再也洗不干净。

    为敌,也能轻易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