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十九重帝狱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力拔天碑气盖世
    “这就是圣体!”

    弘平走火入魔般的轻语,充斥着深深的打击感,却没有人愿意搭理他,视线全部聚集于犹如神灵得少年。

    鲲妖部最擅长得体质修行,于大宇部落也只有九转黎族拥有魔帝血脉胜其一筹,是以对特殊体质的了解极为雄浑。

    “一倍战斗力增幅,是圣体烙印中最强大的存在了,大宇部落最逆天的炼体天骄项骄阳也不过如此,但他比箫楠大三岁。

    “他们暗吞唾沫,心脏跳动得像要炸开。

    圣体烙印,分很多层次,有剑之烙印,刀之烙印,星辰烙印,炎之烙印,增幅对应的战斗力,但最为强大的就是箫楠现在施展得的力量烙印    “如此圣体,武技天赋,至尊魂域,近乎于没有弱点的存在,不出手根本揭不开他的底牌有多强大,然而现在就是他得全部了?”

    诗韵等人扪心自问。

    “少年得实力就像大海般,你踏进入一寸,以为是如此深,往前走,还有更深之地,了解少年就像了解大海,需要时间观察,才能挖掘他的底牌!”

    “然而,了解越多,越绝望,不是吗?

    至少他们现在就已经被少年辗压了,没有任何比较得资格!”

    少年展现出来的手段,他们扪心自问,自己能做到吗,答案是根本做不到,就算是大宇部落的几个顶级天才也很难做到吧。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以比较,骄傲的鲲妖部众人,渐渐对他生起了臣服之心。

    “死。”

    箫楠怒叱,大龙赋之威扩散,诗韵他们气血翻滚,耳膜嗡嗡做响,眼冒金星,心海中有无尽神龙围绕着面紫色战鼓,陡然膨胀,横绝天地。

    神龙吼动大宇,像是开天辟地,如此之威势,令他们齐刷刷得下意识一退:“好强。”

    围聚少年身前七米高的大血球荡然无存,天血蛇齐齐断落粉碎,本来就被圣体烙印震得七七八八,此时更是焚寂无数。

    金色的龙影冲天而过,将地面天血蛇留下的腐血之臭驱逐一空,干净利落得令人震撼。

    “才三个呼吸,就将围堵他们鲲妖部数十人险些造成伤亡的妖蛇群抹杀干净,不对比不知道,一比较,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们心里除了震惊,连吃味的心思都没有了,就剩下苦涩。

    “箫楠大哥,你可真强大,我都想拜你为师了,感觉跟随你修行武道,比部落的大祭司都靠谱,嗯,地面,晃动得好生厉害。”

    狂暴的气流陡然灌进口中,才行前的诗猛脸庞剧烈扭曲,大地比天血蛇出现时震动得更厉害,完全来不及出头,天地黑压压的落下成片碑影,惊得他下意识尖啸:“什么东西!”

    实力才在体内流转了下就被全部镇压,撕裂感无孔不入般涌入体内将他肢解,耳畔都被封堵,隐隐约约只能听见姐姐等鲲妖部之人的惊呼,升起的念头就是要死了!    他诗猛才十二岁,竟然要魂归鲲神大人了吗,真是不甘心啊,长这么大以来,这是最接近死亡的时候。

    “武书魂域。”

    幽幽地有道声音像是天地第一缕光辉将他从深渊中陡然拽回,无穷撕裂感远去,五感恢复,便看到门板似得的无穷碑影都被一个人挡下。

    “箫楠大哥!”

    诗猛被掀飞的身影,被另外股力量控制着落到远处,踩着震动的地面,他眼里仅此一个人,那便是又一次为他出手者,箫楠。

    “铿铿铿!”

    天地之间,仅此一人,手握日月双珠,黑发飞扬,那般清秀容颜和书生别无二般,看似柔弱的手腕微微朝上却撑起紫幽幽的光罩,使万千天碑轰轰降落却不得破!    这些碑影,蕴含着天之极力,能够封锁武者神魂,还能释放出怪异的腐蚀力,将少年立身之地硬生生腐蚀出圈圈越来越深的沟堑,却不能奈何少年。

    碑影伴随越发响亮的轰隆雷霆音狂暴不绝得轰下,蕴含得力量,随着碑影色泽不断深厚凝练,连置身于外的诗韵等人都气血翻滚得涌上喉田!    可是,就是不能伤其少年分毫,他只手撑天,释放的紫色魂域中有卷古书闪烁,有文字不断飘舞,形成经幢聚集他手臂,凸显起道道狰狞的龙头。

    “滚开。”

    随着他猛然挥拳,千龙齐发,硕大的拳芒,和天地齐高,横扫万碑,刺目的光辉,犹如流星陨于他们的眼眸中,令诗韵等人永生难忘。

    心神摇曳中,只被他吼出的三个字牢牢占据心神:“平天拳。”

    “原来,这叫做平天拳,和天地齐平,好霸气,好张扬,好强大啊!”

    他们估测过碑影之力,一道就能辗灭武宗一重,千百道齐落,武宗三重都难挡,成千上百的武宗一重境强者都被打崩呢,    “炎荆山究竟发生了什么。”

    诗韵此时脸色极为难看,他们不是没有来过此地,现在所处的不过是外围地界,根本不可能遇到如此恐怖的妖兽袭击。

    先是天血蛇,再是天碑影,出自于某种妖兽的武技,绝对不对劲了,有他们不知道的变故发生。

    一尊山岭大的巨兽映进视野,驮着座黑碑,喷涌着狂暴的呼吸,卷起黑土,犹如玄龟,但事实是那石碑生在它身上,此妖兽名天碑兽。

    “天碑兽,有武宗一重境,传说中神灵的子嗣,血脉极为稀少,身上的天碑蕴含着惊人奥秘,可能是通天武道法,令人类武者疯狂,以前只听说,没想过真的存在着。”

    鲲妖部之人下意识后退,因为看到它的状态明显不对,竟然是双目赤红,流转着惊怒,要冲出这里,所有人都不能挡它去路。

    “快看,它的头上,天啊,聚集了比先前还要多的天血蛇,不,先前的天血蛇,就是来自于它的身上,好像和它是寄生关系,听其号令。”

    眼尖的诗韵惊喊道,而所有人都注意到这一幕,迎风奔来的天碑兽,一头乱蓬蓬的红色大波浪迎风飘扬,先前只以为是它的毛发,现在才看清全部是天血蛇。

    “天碑兽,蕴含天之奥秘,倒是令人心生兴趣,竟然对我流露杀意,欲取我命,也罢,我便夺你天碑。”

    对于诗韵等人的后退,箫楠并不在意,而是区区武宗一重的天碑兽不知死活的朝他所在杀来令他眼神倏冷。

    身躯一晃,于诗韵等人震撼的凝视中,化身雷霆的冲杀上去!    “他就这样杀向天碑兽!”

    来自上古神灵子嗣的血脉威压,对于精修御妖武道的他们来说,有种本能的敬畏,最先想到的竟然是箫楠好大胆啊!    天碑兽,传说典籍中都记载着它的强大,于任何境界都是无敌,比如为武宗一重,必是天级武宗一重,何况他还能操纵无数的天血蛇。

    这等实力让他们不敢想象天碑兽身上的好处,但伴随着箫楠的出手又惊醒了他们,要说他们当中有谁能猎杀这等神灵子嗣,也就是他了。

    “卑贱的凡人,滚开。”

    妖之意志,从接近得天碑兽口中吐出,意志不分语言,直接作用于固定区域的笼罩者。

    听得远处的诗云中人心尖儿剧跳,然而道道恐怖的雷霆却从那道疾冲过去的身影狂暴宣泄而出来:“该滚开的是你。”

    他,竟是连丝毫的停顿都没有,对于天碑兽的神灵子嗣身份视若无睹,然而,他们其实不知道少年面对过比天碑兽更恐怖无数的武帝,还违抗过武帝意志。

    “唔!”

    奔腾的雷霆,和天碑神影剧烈的对撞了下,碑影破灭,极大的冲击力,撞得它那山岭大的身躯朝后晃了很多步,血腥愤怒的眼眸都流露出丝人性的错愕,好像在道怎么可能。

    眼前的生灵也才天府境就像那微不足道的尘埃,日日夜夜,于自己跋涉过之地存在着,向来是被它踩之脚下的,就连先前少年挡住它之碑影也视为运气。

    “吼!”

    愤怒的它,四肢猛然一挺,就使得身上的天碑膨胀无数,伴随着身躯的旋转,像极道神兵疯狂横扫向少年,都于苍穹牵扯出许多道空间裂缝,折射出很多别界的幻影。

    这一击之危,够恐怖的,绝对是它引以为傲的武道攻势,灭过曾经的天敌无数,是它于此炎荆山脉称雄的极致手段,称为天碑击。

    连一击之力,就连它身上的天血蛇也齐齐动了,竟然化身血液形态,聚集为河流,绕着天碑,形成圈圈血河,又似血之神环增幅天碑之力。

    “轰!”

    这一击足够摧天灭世,令见者颤抖,为对敌者担忧,然而却听见极其惨烈的声音响起,竟是天碑被硬生生打断下来,源头是颗拳头,此时还宣泄着无尽雷霆神剑灌进被拔去天碑的血窟窿中。

    一只大手无情有力的摞住尚在流淌血液的天碑,任其挣扎,都无法挣脱,和其身形极不成比例,那只手更是远不及天碑巨大,偏偏折映出力拔山兮气盖世得景象。

    诗韵他们纷纷瞪大了瞳孔,只见苍穹,天在哭,风在嚎,遮天蔽日的乌云降下血雨瓢泼,像是天碑兽的泪,又像是它的惊世痛嚎。

    一尊驾驭九龙混沌妖兽的人形神魂,冲散乌云,探下身下山岭硕大的妖兽头颅,闪烁着妖兽灯笼大的眼神,无情的藐视着它,仿佛在宣告它命运的终结。

    这正是手握天碑,脚踏山河,威压炎荆得少年之神魂,名帝武,为宇级五品神魂,掌三系神魂天赋,一魂起,便是万魂颤抖,使日月失光。

    神灵子嗣又如何,欲取他命者,神来,照屠,佛来,照灭,无有二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