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十九重帝狱 > 第七百六十章 战天骄
    大书武院,是天禁武域最灿烂的明珠,蕴育的武道,千万年来始终很耀眼,乃是万千生灵朝圣所在,十界之地,万千圣门都诚心供奉。

    他们是天禁的神。

    今日,却遭受到挑战,还是个十五岁少年,扬言战尽七院亲传,践踏大书脸面,需知亲传乃是凌驾九等弟子之巅的传奇天骄。

    这样的人物,在整个大书武院都不超过百位,于十万门人中,绝对是很少比例,亦是大书真正的希望,岂能被少年轻易折辱。

    大书武院,寂静中,散发着狰狞的冷意:“不论来此挑战者基于什么心理,大书武院都不会教他轻易得逞,站出来的绝不可能直接就是亲传弟子。”

    “这道门,我进不来吗,或者,阁下认为,我还不算进入这道门,只有这样,才算入得大书武院?”

    十界之图中的大书武院突然释放起神阵之光,星火漫天,灿若晚霞,霞光中有无数梦幻泡影,折映着少年的身影在片片虚晃之界历练。

    他的脚步,竟然于空中踏前一小步,仿佛触动大书的神阵。

    这位大书强者,代黑帝执言,少年意挑战大书,得进入大书之门,如今看来,此门非门,乃是大书武阵,不能破此阵莫言此门。

    “箫楠来的不是完整本尊之力!”

    微书生他们心头微微一沉,能借助大书界图降临大书武院,挑战大书亲传,已经是对黑帝极大的反击!    少年告诉他:“我真的不能进入大书武院?”

    “这道门算是进入了。”

    可是,凭借真身降临,也未必真能破开大书武阵,何况不是完整本尊之力,少年证明自己之后,依然要被这道门拒之门外。

    大书武院,此言,实际已经有些落入下乘,少年降临大书,便是破了黑帝的狂言,落了他之脸面,以其阵挡他挑战之道不过是强词夺理。

    寂静的帝城,了无声响,可是每个人都不平静,在等待着那天禁之巅的圣院怒火。

    黑帝,没有第二道声音响起,带着夜家之人,也许回归了天禁,不过以他之武力,透过十界之图,自然能够轻易看透这里:“倒要瞧瞧你如何打本帝的脸。”

    身为帝尊,大书武院,七大武帝之一,执掌大权之人,他的权柄威严照耀四海,心胸胆魄亦非等闲,不至于因为少年的挑衅,就完全失去自持之力。

    可是,他亦想要看看少年的潜力,究竟是他救下的亲传弟子夜子吟强,还是少年强,于大书武院十万之人中能排名何位置。

    “我,大书武院,第二院,经院,曾参,宇级七品神魂,天星笔,接战。”

    大书之地走出个星袍弟子,眉长眼亮,身材欣长,气息不过十九岁,就有武宗大成,释放的神魂乃是把星光灿烂的天笔。

    持笔在手,朝天一画,便是星光亿万,颗颗锋锐如剑,又有光芒似炎,似冰,似山,各有不同属相,施加于见证者之心乃是天地万道之力齐落。

    “曾参,是天禁曾家的人,家族中出过个圣人,乃是曾子,此人天生九目,自通法文,修行速度极为可怕,乃是游历外界的武地最了,其孙子曾参亦是他最第意的后代,继承了他妖孽的修行资质。”

    大书之人,议论道:“曾师兄,持有此天笔神魂,乃是圣道传承者,代众生持笔,法道无双,修有经院万法,一笔之下就是千文万字有天赐之力。”

    “他能逆境挑战武王。”

    人声鼎沸,大书武院,竟然是对曾参极为自信,纷纷让开了道路,将他拱卫了出来,正对少年犹如沐浴万法之圣人。

    站在他面前的箫楠似乎是个要聆听圣人之法教诲的庸碌之徒。

    可是,这一幕对大书武院是振奋,隔着十界之图,传递到帝城中人,就多少有些异常:“武宗之境界,挑战一个武王?”

    “这不是疯了吧?”

    他们深知大书武院,实力逆天,能人所不能,七院各修不同神魔大道,教育出的天骄,有鼎鼎大名自创圣地者,不过也要看和谁比,要对决的箫楠可是横扫武王境界的变态。

    他们就算无法理解箫楠在武王境的全部实力,也不妨碍他们通过今日的经历,见证少年连毙三大顶级觉醒妖王的战绩窥一斑见全豹。

    少年,绝对是很强大,大书武院,要对付他,至少也要出动武王境的存在。

    “你要挑战我?”

    箫楠,似乎在笑,却有些冷。

    这群大书武院之人,并不至于实力卑微到无法察觉他乃武王境,之所以还让曾参站出来是为了羞辱他。

    可是,下一刻被他秒杀后,真正受辱的不是他箫楠,而是大书武院,亦会因为这一败,影响士气。

    “黑帝,大概也没有算到这一步吧,不过以他之能,必有法力传音给那位白眉上人,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改变主意。”

    微书生他们亦是很无言,这得有多看不起小师弟,就算大书武院,百位亲传,坐而垂堂,不动如山,也应该派遣出和小师弟同等级的武者。

    “就是我。”

    曾参,似乎看到他的轻视,年轻的脸上,微有愠怒,将笔一转,剑指箫楠:“请阁下,亮出你的神魂,经院,不杀手无缚鸡之力者。”

    “另则,若你朝大书武院赔罪,忏悔冒犯之罪,战败后,我可饶你性命,放你平安离去,大书武院,亦愿意饶过一介无名小卒。”

    “这样的恩义,该领了吧。”

    他言语中,微有傲然,声落是万千大书学子的嘹亮呼声:“好,曾师兄仗义,不愧是我大书武院弟子中佼佼者。”

    “曾参。”

    可是这群沸音中,持有云拂的白眉之人,亦是七院一武帝,名云武天,此时神色微变:“你退下。”

    “退下?”

    曾参,蓄势待发的斗志,猛然一滞,眼神升起丝困惑:“为何?”

    “决斗无儿戏啊。”

    弟子们亦很不解,极为不服,对手乃十五岁的小家伙,登门挑战,曾参霸气迎战,还没有大,就叫他退下,教大书武院的脸面往哪儿搁?

    可是,他们没有看到云武天,白眉之中微微皱起的压抑,深藏着隐晦的焦虑,其下是双望向少年略带忌惮的眼神:“这少年实在是个妖孽。”

    他收到了黑帝的传音,得知箫楠在帝城所行之事,连杀三大觉醒妖王,战夜家,击龙族,进自由之海,对决三大武帝,所行所为都远远超越了本身年轻能达到的极限。

    他的实力根本不能以寻常武王境界视之,曾参,也算是经院强大的弟子,不过和他比起来,绝对是不够看,也怪他先前没有提前询问黑帝此人根脚。

    “大书武院,贵为十界圣地,万灵敬仰,莫非只会出尔反尔,行小人之事,如果你们真的怕了,准你们换人,就当我登门挑战,有所不敬之赔礼。”

    孰料,换来的是对面少年冷酷之言,声震大书,惊得所有人身躯一震,涌现异常愤怒:“他大胆。”

    “糟了。”

    云武天,眼神又是微微一缩,是个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何况是他们大书武院,虽然他贵为武帝,以强权能压下众人,不过造成的影响将极为恶劣,乃是他都消弭不了的后果。

    果然,曾参气的身躯发抖,万星涌动:“来此一战。”

    “我说过,你还不曾进入大书之门,要战可以,得先进入我大书武院,届时想要挑战谁,都可以。”

    云武天,明知曾参必败无疑,实在不想接受这种糟糕的结果,心里煎熬中重提旧事。

    大书神阵,因他之言,猛然聚集,万千归一,梦幻泡影如真实轮回将他围绕,于外界人看来,就是重重枷锁加身,将他之感知,强行纳入泡影中历练。

    这种泡影中,有杀戮,爱恨,别离,亦有武者难以抵挡的长生万法,直击武者本心之质,犹如梦之神魂,久留片刻,就要被吞噬本尊之力。

    武者,必须尽快破境,一口气破掉九千八百八十一像才能彻底摆脱这种大书武阵第一关的考核,进入这道门,可谓对武者心性考核极为可怕。

    过去,这道门,用来考核来自十界之地的诸武者,挑选良徒,奠定九等弟子的排名,乃是大书武院最常用的考核之一。

    可是,大书武院本身也是深知他的强大,基本没有多少弟子能够直接通过考核,很多人乃是以此历练心境,若能在心榜留名便算极了不得之人。

    大书武院,至今为止,所谓的心榜第一人,最快破此境者是一刻钟九念,不在今世,乃是上个百年的天才,名王经,亦出自于经院。

    这一界的大书武院,留名心榜前十的,最出众的也不过排名第三,乃出自第一院,大圣院。

    耗时,乃是两刻钟七念。

    除此之外,黑帝最得意的弟子,夜家神女,夜子吟都不曾上榜,更多的七院亲传,都不曾进入心榜,武院上下都以进入此榜为荣。

    可见,这大书武院的山门有多难进入,亦是云武天,企图为难箫楠的底气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