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世兵王 > 第1268章是不是你干的
    cpa300_4;    “老王他们带着人赶过去,发现那个人躺在街头的垃圾堆里头,的确是李泽天,并且,他的身上有个优盘,里面有一段录音,是他在说着他自己对你的仇恨,因为想要对你下手却失败,于是转而开始把目标改成是我还有我肚里的孩子。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co以及他从策划到实施,对我下毒谋害我孩子的整个过程。等于是全盘地交待了。”

    “老王他们拿去找技术科鉴定和分析过了,那段录音的确是李泽天本人的声音,没有合成和造假,就凭这段录音,已经可以定李泽天的罪了。”

    “但是,李泽天人已经彻底的疯了,所以人一旦靠近他稍微碰他一下,他都会吓得大叫起来,包括随时随地都会突然失控大叫,或者是恨不得拿头去撞墙。嘴里头不停地喊着疼,喊着放过他,还有报应之类的。”

    “老王他们请了精神科的专家来鉴定过,目前的结果来看,已经可以判定李泽天为精神病,完全的神经失常,连最起码的自理能力都没有,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正常人了。”

    “而且,他的症状跟一般的精神病人又不太一样,他的感知神经似乎出现了某些问题,就是身体几乎所有的部位,都会不停的会感觉到疼痛,不停地韩折腾,脸都扭曲变形了,要说是假装那不可能。明明什么样的接触和伤害都没有,但是他却总是会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专家的推测结果是这样,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原因,因为根据检查来看,他身上只有一些软组织挫伤,脑部并没有严重的伤害,暂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而且,即使是按照之前接触的案例来说,也没有人是他这样的症状。”

    “所以,即使是专家也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他为什么会突然间疯掉,而且,疯的这么的彻底。”

    张晓芸说完,就死死地盯着王旭东,她的身体还是极度的虚弱,可是她的神情里头还是那个无所畏惧的女警官。

    王旭东坐在床头听着张晓芸说着,等她说完,他才淡淡地说着:“善恶到头终有报,他对一个没有出生的孩子用这么狠毒的手段,不管是死刑还是判个几年,都未免太便宜他了,也只有这样的下场,对于他来说是最合适的。”

    “王旭东。”张晓芸看着他,眼神像是要刺穿他一样:“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我知道除了你没有别人,只有你,你有这个动机,他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你恨他,所以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你不会去杀人,一方面是因为那样违法而且太明显,最主要的是你觉得那样太便宜他了。”

    “而且,你有这个作案时间,老王他们那么多人跟着你,却被你甩掉了,这以后的时间里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没有人能够证明,而这个时间对你来说,对付区区一个李泽天是足够了。”

    “最重要的是,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张晓芸盯着王旭东说着,“要说李泽天是他自己的原因,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忽然间发了疯,那我不会相信,也没有人会相信,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有人用了什么手段给予了他非常强烈的刺激,所以才会导致他有这样的结果。很可能这种手段非常的特殊,所以专家也检查不出来。”

    “王旭东,不要不承认,只有你有这个能力。最起码我不知道任何一个别的人有这个能力,而且跟李泽天有这么深的仇恨,要这样去对他。对你来说,让他生不如死比让他死了更好,而且,这样来说罪行也减轻了。”

    张晓芸说着,就这么看着王旭东,像是要从他脸上找到答案。

    王旭东笑了,笑着拿出烟,想到张晓芸的身体,又收了回去:“我也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我亲手替我们的孩子报了仇。对于他这样的人,的确是死有余辜,而我对他也只有无比的恨。”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首先我的确没有这个能力,你也说了,就连精神科专家都找不出来原因,我要是有那么厉害的话,早就去做医生了。事实上,我并不是全能的,我也想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厉害,可是我并没有。”

    “昨天我心情很不好,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自己开着车瞎转了大半夜,后面就回家去了。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就只有我自己,所以,我确实找不到人证,但是你如果非要说李泽天这个情况是我做的,同样的你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王旭东平静地看着张晓芸:“可能,就如同李泽天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吧,报应,一切都是报应,也许是我们的孩子在冥冥当中为他自己报了仇。”

    张晓芸皱着眉头看着王旭东:“王旭东,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报应?如果真有报应,那老天就该有眼就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你拿来对我说,是对我撒谎和欺骗成了习惯了吗?”

    王旭东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地扎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晓芸,我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对我有这么深的误会,但是我们相处这么久,我真的没有欺骗你没有对你撒谎。如果可以,我都情愿把我一颗心掏出来捧给你看。”

    “李泽天发疯也好,变傻也好,死了也好,跟我没有关系。你可以认为是我干的,我也说不是我干的,我们所缺乏的都是证据,只要你能够找到证据,哪怕不是我干的我也承认,但是你如果找不到证据,就算是我干的,我说不是,你也一样没有任何办法。”

    “你是警察,不是新闻记者,你是靠证据说话,而不是靠语靠猜测靠舆论的力量去改变事情的结果和走向。”

    “如果你真的认定这事是我干的,或者说你需要找一个人来对这个事情负责,如果你觉得这个人是我,你需要我对这件事情负责,那我也可以去承认,去对所有人说,是我把李泽天弄疯的。”

    张晓芸呆呆地看着王旭东,眼神非常的复杂,好一会才重新开口:“王旭东,我们是夫妻,我不希望你有隐瞒我的地方,特别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因为我也想为我们的孩子报仇,我也想亲手杀了他,不,我想一刀一刀把他的肉割下来,我想让他也尝一尝,生不如死的痛苦滋味。”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张晓芸一直都像是活在一层冰冷的壳里头,看起来非常的平静也非常的坚强,但是却完全地失去了以往的热情,像是完全没有了感情。

    只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眼泪终于慢慢地流下来,显然是再也没有办法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