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渐微的爱 > 第205章 欲加之罪
    众人面se齐齐猛然一变,竟然是韦誉恒下的命令?!

    郭兆宗面se也陡然一变,怒气冲冲的瞪着韦誉恒质问道:“请您正面回答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放你娘的p!”

    韦誉恒也是b然大怒,白城邺怎么养了这么个蠢货儿子,他抬脚一脚把白宗伟踹到了一边,冷声道:“你别血口喷人,我是让你爸对全市的s人诊所进行检查,什么时候说过单独检查回生堂了?!而且我们说的只是简单的例行检查,谁让你打砸人家的门店了?!”

    韦誉恒怎么说也是经历过大风大的人物,见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自然知道否认带来的后果可能更严重,所以他索x直接承认了,而且承认的极其有水平,简简单单j句话,便四两拨千斤般把矛头从自己身上拨开了。

    随后他冷声冲老徐他们冷喝道:“你们说,是不是他以公谋s,利用你们对付何医生?!”

    “对,对,就是他挑唆我们的!”

    老徐立马借坡下驴,将责任全部推脱到了白宗伟身上,“他说让我们来何医生这里捣乱,我一开始拒绝了,但是他拿白局长的名义威胁我们,我们不得不配合他!”

    “对啊,领导,我们也是被b的!”

    “是啊,他是局长公子,我们不敢不听啊!”

    “我们都是迫不得已啊,您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其他j个制f人员也立马跟着附和了起来,逮到机会也赶紧把自己撇的一g二净。

    反正现在白城邺都要被撤职了,他们也不害怕得罪白家父子。

    “你们血口喷人!”

    白宗伟j乎都要气疯了,是他怂恿的他们不假,但是明明是他们收了自己的烟答应的。

    一头怒火的白宗伟猛地窜了起来,伸着手就要去掐老徐,但是他还没到跟前,一个武警利落的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枪把子砸到了他头上,他哼都没哼一声便晕死了过去。

    “带走!”韦誉恒赶紧冲一旁的武警人员使了个眼se,立马有两人冲过来把死狗般的白宗伟拖了出去。

    “韦……”

    白城邺心里一颤,怎么说白宗伟也是自己的儿子啊,他心里难免心疼。

    “住嘴!白城邺,你教子无方,我以后再好好找你算账!把他一起带走!”韦誉恒沉着脸吩咐了一声,不动声se的冲白城邺使了个眼se,自己生了个蠢b儿子,还有脸跟自己求情。

    “韦大领导果然铁面无s,雷霆手段啊!”

    郭兆宗颇有些讥讽的说道,像他这种人精,哪能看不出韦誉恒是在自己面前演戏,这件事就算不全然是他指使的,也多多少少跟他有些关系。

    “郭总,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对下面的人管理不当,我跟何医生道个歉。”

    韦誉恒实在没有想到郭兆宗竟然如此捧何家荣,为了防止他撤资,韦誉恒只好转身跟林羽道了个歉,“何先生,这次实在是对不住您了!”

    他堂堂一个市里一把手给一个小医生道歉,这个面子给的确实已经可以了,郭兆宗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您客气了,这件事与您无关。”林羽赶紧笑呵呵的摆了摆手,他也没想到韦誉恒竟然会给自己道歉,但是在他看来,这似乎并不是件好事。

    “韦大领导,何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好朋友,希望您以后能多关照关照他。”郭兆宗特地跟韦誉恒点了一句,表明自己跟何

    家荣关系不一般。

    “当然,当然,我是一方父母官,凡是清海的公民,我每个都会照顾到的。”韦誉恒笑呵呵的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场面话。

    “郭总,我们现在可以去参加动工仪式了吗?”曾书杰见事情解决了,赶紧提到了正事,他是真正的心系清海,害怕夜长梦多,所以迫不及待的c促了一句。

    说话间他冲林羽使了个眼se,意思让他帮帮忙。

    林羽笑了笑,说道:“是啊,郭总,正事要紧,我们还是先去完成动工仪式吧。”

    “那这屋子……”

    “屋子我来收拾就行。”厉振生赶紧应了一句。

    “放心,郭总,政府会按规定赔偿给何医生的。”曾书杰急忙担保道。

    “好,那何先生,您先请。”郭兆宗一欠身子,赶紧冲林羽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这话一出口,众人面se又是一变,韦誉恒和曾书杰都在,照理说应该让郭兆宗和他们先走啊,结果郭兆宗竟然如此恭敬地让林羽先走,这是把他看得比书记还重要啊!

    不过这j天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他们也算是习以为常了。

    不过韦誉恒的脸se却是十分的难看,沉着脸一言未发。

    “不敢不敢,郭总,您和韦书、曾市先请!”林羽赶紧摆摆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何医生,既然郭总都发话里,您就别推辞了,请吧!”

    韦誉恒语气颇有些y冷的说了一声。

    林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只好迈步走了出去。

    这个郭兆宗啊,心底里是为了自己好,但是他不知道,他越是这么对自己,韦誉恒对自己的意见就越大。

    接下来的动工仪式举行的很顺利,韦誉恒和郭兆宗轮番做了讲话,后来剪彩的时候林羽特地站到了郭兆宗的左手边,将最中间的位置让给了韦誉恒和郭兆宗。

    剪完彩之后曾书杰心里这才松了口气,把林羽拉到了一边,笑道:“小何啊,刚才的事别往心里去啊,虽然我跟韦誉恒不是特别熟悉,但是我知道他是个好官,不是特意针对你的。”

    林羽摇头苦笑了一下,其实这件事是不是针对他,他自己也不知道,毕竟有白大少这个仇人跟着cha了一脚,但是他心里清楚地是,韦誉恒对他不待见,但是为什么不待见,他却不知道。

    “他应该是对你不太了解,回头我多跟他介绍介绍你。”曾书杰拍了拍林羽的肩膀,安了他j句。

    动工仪式结束后过了两天,郭兆宗就要走了,虽然他很想多跟林羽待两天,但是毕竟上港那边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临走前他拉着林羽的手嘱咐道:“何先生,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会的。”林羽笑了笑,接着取过五斤丈母娘亲手做的粉蒸r递给他,笑呵呵道:“路上吃。”

    一旁的杰米脸上的肌r再次跳了跳,结果扯到了骨折的鼻子,给他疼的立马吸了口冷气。

    郭兆宗走后林羽的日子便安稳了下来,白天坐诊看病,晚上则跟江颜四处去家具城看家具和家电,准备尽早入住新房子。

    韦誉恒虽然对林羽内心意见很大,但是他是非分明,并没有特意去找林羽麻烦,但是同样的,林羽想从他这里讨到什么便利,也是不可能的。

    现在郭兆宗已经走了,他绝对不会再迁就林羽。

    这天他正在办公室办公,葛晋突然过来敲了敲门,接着推门进来汇报道:“韦书,公安局的副局长p泽求见,说有重要的情况要跟您汇报。”

    “重要情况?什么重要情况?”

    韦誉恒皱了皱眉头,他这会儿正忙着呢,能不见就不见。

    “据他说是关于何家荣的。”葛晋连忙如实汇报道。

    “何家荣的?”

    韦誉恒略一沉y,接着招招手,示意葛晋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身形椭圆的男子快速的跟着葛晋走了进来,看到韦誉恒后立马点点头,客气道:“韦书,您好。”

    “你好。”韦誉恒打量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你这身材,怎么抓贼啊?”

    相比较卫功勋的y朗健壮,p泽的身材确实有些走样了。

    “呵呵,我不抓贼,我早就退居二线了。”p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说吧,有什么事要汇报啊,听说是关于何家荣的?”

    “不错,韦书,我这边有个档案,您?”

    得到韦誉恒的允许,p泽赶紧拿着档案走到了韦誉恒跟前,放在桌上,往前一推,颇有些愤愤道:“我听说那天万娱影视城动工仪式时您亲自给何家荣道了歉?这简直就是荒谬,他何家荣也敢接受,真是不是好歹!”

    “这是我跟他的事,与你无关,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是我的责任,我不会推脱。”韦誉恒淡淡道,眼p都没抬。

    “韦书果然深明大义啊!”

    p泽冲韦誉恒竖了竖大拇指。

    “行了,别拍马p了,你给我看的这是什么东西?”韦誉恒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p泽赶紧绕到韦誉恒身边,指着档案说道:“您看,这是前段时间我们市发生的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清海市人面医院的院长藏狄安在租住的小区门口被人用车撞死,当时都上了新闻,您应该也听说过吧?”

    “对,我刚来的时候是听说过,据说是从京城调过来的是吧?犯罪嫌疑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前j天刚刚抓到,您看,这个人叫马猛,是个大混子,道上人都叫他马爷,经营着一家ktv,当时就是他驾车把藏狄安撞死的。”p泽解释道。

    “那这跟何家荣有什么关系?”韦誉恒皱眉道。

    “怎么没关系,根据我们的调查,马猛跟藏狄安的冲突仅限于赌博的时候打架,而且还是马猛把藏狄安打了,论理说他不至于把藏狄安杀了啊?杀人动机不够充分。”p泽道,“随后经过我们进一步的调查,发现藏狄安生前起过最大冲突的人是何家荣!”

    “何家荣?”韦誉恒眉头紧蹙,“你的意思是何家荣指使的马猛撞死的藏狄安?”

    “不错!”p泽点点头,肯定道,“这一点,马某已经j代了。”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很稳,脸不红心不跳,因为京城来的大人物已经跟他j代过了,让他这么说就行,其他的,已经都打点好了。

    “马猛已经j代了?”韦誉恒面se微微一怔,“你确定没有搞错?”

    “确定!”

    p泽用力的点点头。

    “好!好!好你个何家荣,当真是胆大妄为!谢走了,我看谁再包庇你!”

    韦誉恒将手里的档案狠狠的摔在了桌上,火冒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