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美食诱获 > 第1477章 沟通先知得遭难缘由
    百里良骝和月亮公子有个明确分工,在关于直播平台的的重大方向性问题上,百里良骝负责把关决策,月亮公子负责贯彻执行。

    这二人当然心思一致,精诚合作,有什么事情不用说,心有灵犀一点通。

    说实话,这是最高级的合作,不用费时间商量,更不用说那种意见不合浪费时间了。

    今天百里良骝罕见地让他们的讨论扭转方向,月亮公子就是那些人说的离开了直播现场内容。

    而且离开的相当远,已经让百里良骝不能容忍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直奔主题,说实话,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很好的协调起来。

    月亮公子决心从现在开始!

    “从现在开始,我对直播平台的直播内容做一些调整,目的当然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观众,俗话说,平台不为民做主,不如拆了烤红薯;俗话又说了,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唯一宗旨,别看我们在某些服务环节上受点儿小钱,但是那都是微不足道的细节,我们给大家提供的东西,都是大家有钱也买不到的珍惜玩意儿,比如刚才精灵妹妹做广告推销的那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最起码能提供你的能力,什么意思呢?就是提高你的生命质量!还有我说要调整直播的内容,调整什么呢?新的直播内容是什么呢?就是紧密联系大家从远古世界看到的东西,然后给大家讲解那些天大的秘密!这些秘密,都是和生命的起源、生命的实质、生命的目的、使命的本质、生命的真谛有关系!你们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延续生命?你们赚钱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好好活着?你们好好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好好赚钱?所以,你们绕了一圈,等于白活了!好了,我就不继续直指人心揭露你们生命的无聊了,你们都是三栋腊月喝冰水,冷暖自知;今天的主题是什么呢,就一件事,什么是鬼!来,请我们的顾问专家组成员、也是对生命、对鬼魂最有知识、同时也是最有经验的保罗三世给我们讲课,他是保罗一世,也就是使徒保罗的徒孙、使徒保罗的徒弟提摩太的徒弟,所以是保罗三十,也就叫作保罗三世,保罗老师,您老请!”

    月亮公子对保罗三世也是格外尊敬,平常他对别人都是你来你去的,独有保罗三世,用了尊称您,起码保罗三世二千多岁的年龄在哪里摆着呢。

    保罗三世也不客气,上前一步道:“谢谢月亮公子小友给老夫这个机会,我今天就专门说说鬼这个存在!我知道我一直隐居的地方,属于中华上国境内,那里曾经是去群魔乱舞鬼怪横行的地方,可是共和国建立之初,那些阳气旺盛的建国元勋颁发禁制令,共和国境内任何区域,彻底杜绝牛鬼蛇蛇!此令一处,鬼蜮魍魉顿时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四散逃逸而去!所以,那些阴气森森的生物不是销声匿迹,躲到他们的地处地底深渊的老巢苟延残喘,就是跑到境外陌生之地在那里重新开拓他们的地盘,所以我很感谢这些建国元勋,让我过上一段绝无仅有的没有牛鬼蛇蛇搅扰的生活,虽然深山老林荒无人烟,对我来说就是人间仙境世外桃园,那就是古农坞临近的一块好去处。

    “由此带来的一个对鬼的认识,就是鬼是牛鬼蛇神一个成员,他们属于阴暗的存在,所以他们惧怕阳刚之气,比如开过元勋那些英雄都天然让那些东西惧怕,这也给你们一个提醒,作人很重要!

    “鬼怕阳刚之气,如果你充满正气,秉性正直,堂堂正正,当然也是自然挡杀那些牛鬼蛇神;相反,如果你本身就是阴险狡诈,牛鬼蛇蛇就会把你当作同道,找到你的头上。

    “甚至可以反过来说,是你自己本身自有的气质将牛鬼蛇蛇招到你的身上,这就是你们俗话说的——惹鬼上身,那么你的状况就麻烦了——明明是人,鬼气森森。

    “我再说说牛鬼蛇蛇这四样东西,这是中华上国文化丰富的一个表现,就是给四种不同表象的一种东西不同的名字,实际上就是有针对性的特色描述,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他们的实质都是鬼!

    “要说四种东西之前,我们需要对鬼是什么东西有个认识。

    “第一,鬼是一种灵界生命,其实和天使是一个类别,只是一般的鬼,没有天使那样的等级,所以鬼是低级灵界生物。

    “正如天使有好天使和坏天使之分,坏天使就是堕落天使,好天使就是紧守本分的天使,依然在天庭为造物主坚守给他们命定的岗位。

    “那些堕落天使来到地上,或者说停留距离地球很近的空中,就招兵买马,收集那些鬼魂,也叫邪灵、污鬼等等名称,然后就驱使他们干坏事,包括迷惑人、让人生病等等。

    “因为堕落天使都有高智商,所以他们的招兵买马并不限于等着那些鬼魂找上门来,而且还能制造鬼魂,就是污鬼、恶鬼、邪灵、魔鬼一类。

    “那就是对人类成员下手,让一个人变坏,死后就成了鬼魂,其实或者就用活人的方式,给他们打工,死后就用鬼魂的方式为他们打工,性质是一样的,不要以为只有死后才会成为魔鬼的奴仆。

    “这方面最大的成就就是魔鬼撒旦成功引诱了伊吾和亚丹吃了造物主禁令下不能吃的那个果子,这个大家想必都知道,那个果子一吃,就开启了人变鬼的历史。

    “所以你们当知道,坏人和鬼,本质一样,区别只是人还没有将他的物质身体和灵魂分开,而鬼则是已经失去身体,只有灵魂存在。

    “也就是说,共和国的禁止令,禁除的是那些鬼魂,而不是坏人,所以坏人给那些鬼魂提供了不断的来源,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还会群魔乱舞。

    “知道了这些基本的东西,我们再来看第二个问题。

    “第二,牛鬼蛇蛇都是一类,表现不同而已。

    “第一种就是牛,为社么牛这种忠厚老实善良的物种不但名列其中而且话占居首位呢?我研究了许久,才知道这牛鬼蛇蛇说的是两种鬼,而不是四种。

    “所以第一种就是牛鬼了;牛鬼实际是地狱的鬼卒的一种,因为长了一个牛头,所以就被称为牛头鬼,这是牛鬼称号的来源,当然,还有一个鬼卒马面。

    “至于蛇神,就更是鬼怪之属了,那个堕落天使的头领,从而也是所有这些邪恶鬼魂的首领撒旦,就是化身为蛇,欺骗伊吾偷吃禁果的,蛇神,由此来之有自。

    “实际上和这个相关的鬼神之属太多太多,比如百里良骝他们进入南山山脉的时候,遇到的众多山神,就是这类的鬼怪的大同小异变种。

    “还有,挪己描述的那些大能天使,都是撒旦的下属,同类的堕落天使,也都自称或者被那些被愚弄的人称之为神,其实他们都是假神,属于牛鬼蛇神之类。

    “有了这些基础以后,我想我已经可以给你们讲述挪己现在给大家说的他去过的那个地狱,那个地方,被他们成为地府,或者冥府,或者说死亡天使管辖的地域,是在地球表层的地下,简称地狱。

    “地狱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之所以真实,是因为地狱是造物主为了特定的目的造出来的,就是为了禁锢所有的牛鬼蛇神,因此,你们也可以叫那个所在为牛圈或者蛇窟。

    “为什么需要有这样一个地狱?其实答案明摆着的!

    “你可以想想现在地球已经比较拥挤,不过才七十亿人口;可是你知道不知道自古至今一共死了多少人?恐怕不止这个数字的一百倍吧?

    “如果没有一个去处,那七千亿鬼魂都飘在地球表面,你是不是走一步都要撞上好几十个?想想是不是很可怕?给你们出个问题,如果没有地狱,你的身上要依附多少鬼魂?”

    趁大家都在思考,月亮公子把直播主镜头又转到挪己那里,心中暗到,现在在让大家听到看到那个鬼魂世界,该是另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挪己稍事休息,又开始接着说,讲述那些让人最胆子大的人也会心中发麻的故事,人和人打交道还好说,和鬼魂打交道,亘古未有,幸亏月亮公子知道大家的弱点,强行改变的直播了日程,加了一段对鬼魂的基础知识普及教育,起码那些观众要流失一半,都是给吓跑的,甚至给吓死都有可能。

    “就这样,我和裴诺耳一个人一个鬼呆在坑边,交换悲凄的话语,我在坑的一边,握着铜剑,监护着羊血,面对另一边的虚影,我的伙伴,喋喋不休地对我叙谈,直到他把他的那些事情交代清楚,我也答应。

    “接着,另一个灵魂来到,没有想到,那个灵魂竟然是我的母亲!可惜的是她已经是灵魂状态,我们母子已经阴阳两隔。

    “我母亲的灵魂行至我面前,她的名字是克蕾娅,乃是心志豪莽的著名英雄科斯的女儿,我出征的时候,把她留在家里,她是我老爸拉麦的二夫人,是他从远东抢过来的,乃是四哥挪丁和我以及其他许多兄弟的生母,东城城破的时候,我专门派人前去保护。

    “虽然我老爸因为挪丙的关系,我不会保护!但是她为什么却死了?难道是哪个跟我有仇同一营垒的人趁乱杀了她?我一定找到那个杀母仇人,为我母亲报仇。

    “眼见我母亲此般景状,我潸然泪下,心生怜悯,但即便如此,尽管极其悲伤,我也不能让她逼近羊血,我得先问完阿斯的问题,获知他的告言,才能让我母亲的鬼魂以及其它鬼魂接近羊血。

    “否则,我白来一趟不说,说不定还有其它灾祸临到我们身上,在这个时候,我如果心中不坚定,不但害了别人,也害了我的母亲,因为她老人家如果清醒,一定不会做出让我受到伤害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塞贝人阿斯的灵魂来到我面前,手握黄金节杖,已知我为何人,开口说道:“拉麦之子,大能者保佑的后裔,足智多谋的挪己,为何撇离阳光,不幸的人儿,来到此地,探视死去的人们,置身无有欢乐的地界?眼下,我要你从坑边后退,收起利剑,让我喝饮牲血,然后我就对你道出真言。’

    “听到阿斯如此要求,我当然毫无迟疑地欣然从命,立刻收回柄嵌银钉的铜剑,推入剑鞘,杰卓的先知阿斯喝过血浆,开口对我说道:‘你所盼求的,光荣的挪己,是返家的甜美,但有一位法力高强的天使却要你历经艰难,那位和你作对的天使就是裂地天使。

    “‘我想你躲不过裂地天使的责惩,他对你心怀愤怨,恼恨你的作为,因为你弄瞎他心爱的一个人,那个人他置于他保护之下,是一个天下无敌的英雄,就是那个库克巨人,你不会忘记吧?

    “‘虽然你是为了保命,不这样做的的话,你和你的朋帮都会被他吃掉,但即便如此,那个巨人是两个天使和人的组合,裂地天使和他经常以父子相称,虽然实际上不是。

    “‘因为那个裂地天使虽然本领高强,却也不能生儿育女,因为他不过是个天使,从天使堕落到人间,避人的本领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只是有一件事,他们比不上人,他们不能生儿育女,不管怎麽努力都不行!

    “‘因为生儿育女这种能力,是超出他作为被造的能力的。

    “‘因为那独一无二的造物主没有给他们这种能力;而是把这种能力给了那些弱小者,比如你们这样的人类成员还有各种动物,甚至那些小小的爬虫。

    “‘不过,因为你并没有杀死那个巨人,所以你和裂地天使的矛盾并非必然你死我活,否则,你和裂地天使的能力天差地别,虽然有其他天使保护你,他弄死你还是易如反掌,如同辗死一个蚂蚁。

    “‘哪怕你是为了活命而伤害了那个库克巨人,裂地天使那样的天使一旦怒火上来,就是不可理喻的,不仅仅是他,而且是所有的天使都这样,哪怕是那个老大撒旦,都是一样,不能以常理度之。

    “老大撒旦要是一个讲理的人,就不会背叛造物主了,这个我今天感念你的献祭的牲血,我就和你泄露一点儿天机,你心里有数便可。’

    “听了先知阿斯的话,我如同五雷轰顶,顿时变得呆若木鸡,有些事情原来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也是恍然大悟!同时,我也下定了一个决心,就是今后不管我有理没理,都绝对不能和那些天使作对!

    “阿斯看到我心有所感,点了点头继续说,我也打点精神继续听,只听西阿斯特意缓慢了一下他原来很肃然的口气,说到:‘你等或许仍可返家,受尽磨难,倘若你能克制自己,同时抑制伙伴们的欲念。

    “‘但是我必须警告你,你要特别注意一些事情,在那个你返乡的归途中,当你乘坐制作坚固的海船,冲破紫蓝色的洋面,抵达基亚海岛时候,你会发现那里收食的畜群,他们都是太阳天使的牛群和肥羊。

    “‘你必须牢记,太阳天使无所不知,见闻一切;倘若你一心只想回家,虽然那些羊儿肉质鲜明,但是你们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贪欲,不伤害那里待宰的牛羊,那么,你们便可如数返回故乡,虽然会历经磨难。

    “‘但是,倘若你动手对那些牛羊造成伤害,我便可预言你们的覆亡,你的海船和伙伴,太阳天使不好惹得很,灭了你们轻而易举。

    “‘即使你只身出逃,也只能迟迟而归,狼狈不堪,痛失所有的朋伴,只能搭坐别人的海船,回家后遭受悲难,发现厚颜无耻的人们,正食糜你的财产,追求你美貌无双的妻子,向她赠送求婚的礼物。

    “‘你回家后,必将惩罚这些作恶的人们;但是,当你宰了这帮求婚人,在你的宫居,无论是凭谋诈,还是通过公开的杀击,用锋快的铜剑,你还要拿起造型美观的船桨,登程上路,直至抵达一方地界。

    “‘那里的生民不知有海,吃用无盐的食餐,不识船首涂得紫红的海船,不识造型美观的木浆,推送航船,像鸟儿的翅膀;我将告诉你一个迹象,相当醒目,你不会把它错过。

    “‘当你一径走去,你会遇见某个赶路的生人,他会说你扛着一枝簸铲,在闪亮的肩头;其时,你要把造型美观的船桨牢插在地,献出丰足的牲祭,给王者,就是那位你曾经惹怒的裂地天使,与他修好。

    “‘他有绝大的寿数,而你是一介凡人,哪里耗得过他?所以只有你服软才行;好在献祭不用太多,他们天使也不是真的贪图你的财富,只要你有那个心愿就行,否则,他不会自己来亲手取走?

    “‘所以你献祭的东西,就是表示一下你的心意,数量不是问题,质量却一定要高!只要一头公羊、一头公牛、一头可以爬配的公猪。

    “‘然后等你转身回家的时候,再举办圣洁、隆重的牲祭,献给那位号称不死的裂地天使,还有统掌辽阔天空的天使,按照顺序,一个不漏。

    “将来,死亡会从远海袭来,以极其温柔的形式,值你衰疲的岁月,富有、舒适的晚年,他们才让你寿终正寝,你的人民将享过幸福美满的生活,这便是我的预告,句句真言。’

    “阿斯说完这些,我便开口答话,说道:‘你所告诉我的这一切,阿斯,必是天使们为我编织的命运专用线!现在,我要你告说此事,你要准确地回答。

    “‘眼下,我想见晤我那死去的母亲,也就是她的灵魂,但她只是坐在血边,沉默不语,亦不愿屈尊,面对面地看我,她的儿子,对我说谈一番,你告诉我,我将如何行动,使她知晓我是她的儿男?’

    “阿斯听我言罢,当即答话,说道:‘这很容易,我将对你说告,使你明白。任何死人,若得你的允诺,靠近血边,都会给你准确的答言;但是,倘若你吝啬不给,他便会返回原来的地点。’

    “说过这话,王者阿斯的灵魂返回地狱天使统领的冥府,因为他已经把他关于我的命运的预言全部说出道毕;与此同时,我双腿稳站,原地等候,直到母亲过来。

    “我按照阿斯告诉我的步骤,让我母亲的灵魂靠近血池,她果然过来,我便让她喝引里面的羊血,她喝罢黑稠的血浆,当即认出我来,放声哭喊!

    “对我说出长了翅膀的话语:‘你如何来到此地,我的孩子,你必须穿过昏黑的雾气,怎么仍然活着?活人绝难来此,目睹这里的一切,两地间隔着宽阔的大河,可怕的流水。

    “‘那些凶河恶水,首先是阿诺斯,除非有制作坚固的海船,凡人休想徒步跨越!你是否从那吞噬人命的西乃山下的东城回返,经年漂泊,来到此地,带着你的海船和伙伴?

    “‘你是不是还不曾回到近东我们的老家,也没有办法见着你的妻子和房居,事情可是这般?你是不是一直都是在途中颠簸,受尽各种苦难?’

    “她说完她的问题和疑惑,我开口答话,说道:“母亲,一件必做之事把我带到这里,那件事情必须在地狱天使的府居里完成,否则我那里都去不成。

    “‘那件事情就是我必须咨询塞贝人阿斯的魂灵!得知我为什么受到如此磨难的原因!没错,我还不曾临近远东大地,不曾踏上故乡,总在吃苦受难,流离漂泊。

    “‘我自从离开你的眼前,跟上卓著的挪戊五哥,前往出骏马的东城地区,和那些守城人拼战,就一直没有再回去;现在,我要你告说此事,要准确地回答。

    “‘是何样悲惨的厄运,痛苦的死亡,夺走了你的生命?是长期的病痛,还是带箭的狩猎天使,射出温柔的羽翎,把你放倒终结?还是有什么人为了仇恨我的缘故,不能胜我,却去害你?

    “‘告诉我是那个仇人害死了你,我一定找到那个人,将他死狗一样杀死,我你报仇!害死我母亲的仇人,我与他不同戴天!

    “‘你还要告诉我留在家里的儿子的情况,是否握掌我的王权,或被那里的某个小子夺走了这份权威,以为我再也不会回还?不过,我的儿子,没有那么窝囊。

    “‘告诉我关于我那位婚配的妻子,她的想法,有何打算?是仍然和我们的儿子同住,看守家里的一切,还是已经另嫁他人,那一定是某一位国族人中最好的俊杰?’

    “听罢我的问话,高贵的母亲当即开口答道:‘你贤惠的夫人罗佩,她以极大的毅力和容忍之心,等盼宫中,盼望我儿你的回归,整日泪流满面,耗洗去一个个痛苦的黑夜和白天。

    “‘属于王者的权利不曾旁落,你的儿子己明经营着你的份地,平安无事,出席份额公平的聚宴,以仲裁者的身份享领,受到每个人的邀请。

    “‘你的父亲随着东城的毁灭,他也随之毁灭,他的王位就落在你们这些依然存活的儿子身上,后来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因为老身我自顾不暇,也进入了地狱天使的冥府。

    “‘我也一样,在无比悲痛我的儿子死亡的境遇中了结了我的残生,并非带箭的弓手,眼睛雪亮的狩猎天使,射出温柔的羽箭,在我的宫里,把我放倒终结。

    “‘亦非恼人的病痛,常见的杀手,以可恨的糜耗,夺走人的生命,从肢体之中,而是对你的思盼,闪亮的挪己,对你的聪颖和温善的思盼,切断了我的命脉,夺走了我甜美的人生。’

    “母亲的述说,撕裂了我的心神!我心中思忖,希望能抱住死去的妈妈,她的灵魂;可是一连三次,我迎上前去,急切地企望拥抱,如同婴儿离不开母亲的怀抱。

    “但一连三次,她飘离我的手臂,像一个阴影,或一个梦幻,加深了我心中的悲哀,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实际上是母亲的灵魂,了无重量,是我的身体带来的力量将她推开。

    “和母亲拥抱不可得,我开口说话,用长了翅膀的言语:‘为何避我,母亲,当我试图伸手拥抱,以便,即使在地狱天使的府居,你我能合拢双臂,用悲伤的眼泪刷洗我们的心田?

    “‘抑或,你只是个影像,虽然我能看到你,你却没有任何实质存在,只是由高傲的地狱冥府主人丰奈送来给我,以此引发我更猛的嚎哭,更深的愁伤?’

    “听我言罢,高贵的母亲当即开口答道:‘哦,我的孩子,凡人中命运最险厄的一个,丰奈,这位天使乃是那个高高在上大能者的宠儿,并没有把你欺骗。

    “事情本来就是这样,人死后,凡人中没有例外,筋腱不再连合肉体和骨块。一旦命息脱离白骨,人的一切全都付诸狂猛的烈焰,灵魂飘散拂荡,飞离而去,像一个梦幻。

    “你也必须赶快离开,以最快的速度,因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对你,一个活人,有害无益,你应该即刻回返光明,绝不要再来,但要记住这里的一切,以便回家后告诉你的妻爱。’

    “就这样,我和母亲一番交谈,眼见一些妇人来到我的身边,受高傲的丰奈送遣,过去都是为王之人的妻子和女儿,眼下拥聚在黑血边沿,渴求我开恩,允许她们靠近,引用那些羊血。

    “我思考着如何发问,一个接着一个,等到更多的情况;可是我静心一想,觉得此举佳杰:拔出长锋的利剑,从粗壮的股腿边,不让她们一拥而上,饮喝黑血。

    “然后吩咐她们,不能一拥而上,必须一个一个地来!所以,她们就排队等待着依次上前,各人讲述自己的身世;我借此机会,逐一询问了她们中的每一位。

    “首先,我见着出身高贵的图罗,她告我她乃雍贵的摩纽斯的女儿,又说她是俄洛斯之子瑞修斯的妻房,爱上了一条河流,就是河流天使裴乌斯,他的水浪远比其他奔涌大地的长河透澈清明。

    “那个河流天使每天徘徊在秀美的河水边,因为那是他的领地;某一天以他的形象,扮成环绕和震撼大地天使和图罗交往,在打着漩涡的河流的出口,一峰紫蓝色的水浪卷起在他俩周围。

    “那个巨大的水浪掩挡着一位天使和一个凡人的女儿,那位河流天使解开她少女的腰带,使她坠入睡眠,然后,他们就在那个水浪中完成了他们的喜结连理过程。

    “他们从水量中出来的时候,河流天使握住她的手,出声呼唤,开口说道:‘你应该高兴,夫人,为今天的有缘相会。

    “‘当时光流淌,日月之轮转过年终之时,你将生产一个聪灵的孩儿,须知天使的不会留下空孕的腹间;你要关心照顾,把他们养大成材。

    “‘去吧,回返你的家中,封紧口舌,不要道出我的名字;告诉你,我是裂地天使,今后等我们的孩子子长大,你可以告诉他,他有一个怎么伟大的父亲,即使在天使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言罢,裂地天使潜回汹涌的洋流,而图罗则怀孕和生养了利阿斯和钦琉斯,二子双双成人,成为强有力的大能者的侍从强健的武士。

    “‘利阿斯拥有丰足的羊群,生活在宽广的尔科斯,钦琉斯则在普洛斯为王,那是一个多沙的地面;那个女王般的妇人图罗还生养了几个孩子,他们分别是瑞修斯、尤埃宋、菲瑞斯、还有酷喜战车的慕萨昂。

    “接着,我见着了提娥培,索波斯的女儿,声称亦曾睡在那位大能者的怀抱,替他生下两个儿子,安菲昂和泽索斯,二人都是英武异常,塞贝就是他们建立起来的领地。

    “二者合力兴建了那座城堡,就是七门的塞贝,筑起墙垣,没有高墙的遮掩,他们,尽管强健,却不能在地域宽广的塞贝站脚生衍。”

    :。: